yuanbao008 发表于 2013-11-21


【资源名称】:《彪哥的故事1-17全》
【资源大小】:250KB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网盘
【下载地址】:
TXT:/goukanla.com/url/ca521e997f11b966
【内容简介】:
  小慧的衣服在昨天被三个小混混轮 奸的时候都撕坏了,阿闻拿了一套连体开档的黑丝渔网袜来给小慧穿,黑色的丝袜套在小慧白嫩的身体上,黑白分明,显得特别的性感和诱惑,我都没想到面容清纯的小慧竟然也可以这么性感,本来还应该有文胸和丁字裤的,但阿闻却没把这两样东西给小慧,而是让小慧雪白的巨乳和神秘的阴户都在黑色网袜下羞耻的暴露着,这就不仅仅是性感了,而是像一个饥渴的骚妇,好像随时准备着被男人粗大的鸡巴侵犯,透出一股淫靡和诱惑的气息。

  过了一会儿,彪哥来电话了,让阿闻把小慧送到他郊外的别墅去,大概是嫌店里的环境不够好吧。阿闻威胁着小慧,说:“骚货,呆会可要好好的表现,把彪哥伺候爽了,到时少不了你的好处!”

  小慧对阿闻怒目而视,说:“我不是骚货,你也休想拿我去讨好你那个什么彪哥,把我逼急了,一口把他鸡巴咬下来!”

  阿闻怒道:“你还来劲是吧,对你这种假正经的小 女生,我有的是手段对付,要不要我给你来几针毒品,到时候你毒瘾犯了,哭着求我们操你呢!”

  阿闻说的是真的,他诱骗那些小 女生出来,威逼她们卖淫,如果那些小 女生始终不肯就范的话,就给她们打毒针,等到他们毒瘾犯的时候,那真是要她们做什么她们就乖乖地去做什么,毒品的危害实在太大了。

  阿闻狞笑着说:“到时候你成了瘾君子,还不是得老老实实的听我们的话,还不如现在主动点,把彪哥伺候爽了,我在彪哥面前也有面子嘛,我也不想看到你变成一个白粉妹啊!”

  小慧倔强的说:“瘾君子就瘾君子,反正我不会主动去伺候你那个什么彪哥的,你想都别想,我恨死你了,你休想再利用我,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了,堕落就堕落吧!”

  阿闻不料小慧如此倔强,恶狠狠的说:“好!你他妈的真有种,你不怕堕落是吧,那小鱼呢,小鱼可是一个好人,你不想他也变成一个瘾君子吧,小鱼对你可真不错,你都被这么多男人操过了,他还是对你不离不弃的,我都要感动了,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小鱼被你连累吧?”

  想不到我竟然成了阿闻威胁小慧的筹码,昨晚小慧已经将绑着我的绳子解开,但今早我又被三个小混混强按着给绑住了,如果不是手脚被捆,我一定冲上去把阿闻揍成猪头,让他老妈都不认识他,无奈身体受制于人,我心中滔天的怒火,只能化做一片悲凉。

  小慧沉默了,她无论如何都不想连累到我这个好朋友,犹豫了一会,说:“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你无论如何,不能伤害小鱼。”

  阿闻得意的笑了,但还有点不放心,掏出一支口服液样子的小瓶,捏着小慧的小嘴把里面的液体灌了进去,这是五一假期的时候他喂过小慧喝的春药。

  一切准备妥当,阿闻便准备出发,我怒视着他,说:“阿闻,你不会就让小慧这么出门吧?”阿闻看了小慧一眼,那连体开档的黑丝渔网袜根本遮不住小慧身上哪怕任何一个隐私部位,高耸的奶子和神秘的丛林地带都毫无掩饰的暴露在空气之中,阿闻笑着调侃说:“小鱼,你可真是痴情啊,这骚货都成千人骑万人插的婊子了,我都懒得搞她,你却还这么紧张她,你有没有出息啊?”虽然这么说,他还是找了一件长衣服来,让小慧把几近赤裸的身体遮住。

  到了彪哥的别墅,小慧的药效已经发作了,她双目迷离,媚眼如丝,小脸红扑扑的,双手忍不住搓揉着自己的奶子,两腿使劲的绞在一起,娇嫩的肉缝中,已是淫水潺潺。

  阿闻抱着小慧进到彪哥的别墅之中,把小慧放到沙发上,被绑着双手的我则被大伟他们推推搡搡地推进来,彪哥一愣,说:“怎么回事?”

  阿闻忙做着解释:“这小子是我的仇人,我把他女朋友弄来了,当着他的面操他女朋友,算是出一口恶气。”

  彪哥点点头,说:“倒是也蛮有意思的。”算是同意阿闻的建议了。

  阿闻把裹着小慧躯体的衣服拿掉,穿着黑丝渔网袜的小慧娇嫩的肌肤顿时显露出来,足有一公分大小的网眼密密麻麻的裹着小慧的全身,巨大的奶子在网袜下挺立着,奶头从网眼中不甘寂寞的钻出来,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被男人吮吸和亲吻。

  阿闻拍着小慧网袜下巨大的乳房,说:“骚货,还不快请彪哥享用你淫荡的身体。”小慧的奶子被拍得不断抖动,被淫欲控制的身体越发敏感,身不由己的说:“是……请彪哥……享用小慧淫荡的身体!”

  阿闻说:“小慧是骚货吗?是不是欠干的母狗?”一边侮辱小慧一边揉着小慧的奶子。

  “是啊……小慧是骚货……小慧是欠干的母狗……小慧好想被男人操……身上好热……小穴里好痒……哥哥们快来操小慧吧……把小慧这个淫娃操死吧……”小慧被春药诱发的淫欲弄得浑身发热,不顾羞耻的淫叫着。

  彪哥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这荒淫的一幕,虽然鸡巴已经高高翘起,却没有要来操小慧的意思,阿闻见彪哥还没有动心,说:“哪有那么容易,你叫我们操我们就操啊,那我们多没面子,来,现在先跳段艳舞给彪哥看,彪哥看兴奋了,才有兴致来操你。”

  “好……骚货跳艳舞给哥哥们看……哥哥们看兴奋了好来操我……”小慧说着从沙发站起来,缓缓扭动着身子,两手伸到背后,从下往上的抚摸着自己的翘臀,身体前倾,让两只巨大的奶子垂下来,然后轻轻的抖动。

  “我操!真她妈的骚!”三个小混混差点看得流鼻血,裤裆里鸡巴硬得要爆炸,要不是彪哥在面前,早就一拥而上,从后面把着小慧挺翘的臀部干进去了。

  小慧摸了一会自己的翘臀,又把两只小手移到胸前,搓揉着自己的奶子,这时候的她小脸潮红,眼睛勾魂摄魄,还时不时的甩一下自己披肩的秀发,眼神娇媚得像要滴出水来。

  “我操,这小眼神,怎么这么浪啊,早知道她吃了春药会这么浪,昨天就该喂她吃了!”大伟感叹着,不由自主的隔着裤子抚摸着自己肿胀的肉棒。

  小慧伸出香舌,舔着自己湿润的红唇,又把手指也放到嘴边,香舌像舔肉棒一样舔着,还把手指塞进嘴里不断的吮吸,吮吸了一会,湿漉漉的手指慢慢的往下,轻轻滑过身上的黑丝渔网袜,终于停在了神秘的丛林里,湿润的手指在丛林里探索着,终于找到了正不断流出湿热淫水的泉眼,然后手指轻轻的探了进去,好像要把那个泉眼堵住,又好像要把泉眼开得大些,好让淫水流得更多。

  小慧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深入了自己的阴道,左手仍在胸前隔着黑丝揉弄着自己的巨乳,她摸了一会儿,右手的位置开始固定,小屁股一挺一挺的,开始干自己的手指,嘴里发出剧烈的喘息:“啊……不行啦……好舒服……自己摸也好舒服……要来了……要高潮了……”

  小慧快要到达顶峰,我们都想看这个淫荡的美女高潮时销魂的样子,但阿闻偏不让我们如愿,他走过去一把将小慧的手指拽了出来,说:“谁让你高潮的,彪哥还没爽,你怎么可以先高潮?会不会伺候男人啊?”

  小慧快要疯了,说:“啊……我不会……小骚货不会伺候男人……啊……小骚货要高潮……小骚货要男人干我……”

  彪哥这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说:“这小姑娘不错,够骚够浪,长得又清纯,客人们一定会喜欢!”

  “最重要的是彪哥喜欢,哈哈”阿闻谄媚的笑着:“来,彪哥,好好干这个小骚货吧,这小骚货的小穴干起来真是不错的。”

  彪哥点点头,把小慧按倒在沙发上,大鸡巴从后面顺着臀缝就插了进去,当着我们的面开始奸淫小慧。

  “啊……进来了……好粗……干得我好爽……”小慧被干得不断淫叫。

  啪的一声,彪哥在小慧雪白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谁准你自称我的,要称自己为骚货、淫娃、或者母狗,要是再犯错误,彪哥就不操你了,也不许别人操你,让你达不到高潮!知道了吗?”

  “不……不要不操我……小慧要高潮……小慧太难受了……”小慧惊恐的说。

  啪的一声,彪哥又拍了一把掌,恼怒的说:“你没有听清我的话吗?要自称母狗,懂吗?”

  “是……小慧是母狗……欠操的母狗……主人快干……让母狗高潮……”小慧这才反应过来,无师自通的叫起了主人。

  “爽!真他们的爽!”彪哥拉起小慧的腰,让小慧两腿并拢地跪着,这样小穴就夹得更紧了,大鸡巴在里面抽动的时候,摩擦得更加剧烈。

  “啊……不行了……小穴里好热……要高潮了……”不一会儿,小慧就被身材粗壮大鸡巴更加粗壮的彪哥操得不行了,瘫软着身子将小脸挨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喘息。

  彪哥将小慧的身子翻过来继续抽插,小慧穿着高跟鞋的白腿被他架在肩上,随着彪哥的挺动而一荡一荡的,又干了十分钟,只把小慧干得死去活来,彪哥才大吼着射出了一股又一股的浓精。

  春药的效力随着迟来的高潮渐渐淡去,小慧慢慢的清醒了,彪哥射完之后,对阿闻说:“这个小妞真不错,就放在你的场子里吧,她赚的钱也归你。”

  小慧惊恐的说:“还没完?你们到底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阿闻哈哈大笑,说:“当然没完喽,你以后每个周末都得到我店里来,给男人操,帮我赚钱!”

  小慧脸色惨白,说:“那不是做鸡,我不要!我不会答应你的。”阿闻狞笑着说:“你还有得选吗,你要不来,我就把昨天拍的那些照片散发到学校里去,让你身败名裂!”

  “身败名裂也比做鸡好,反正我是被你们强 奸的,大不了我去报警,我是受害人,别人不会笑我的。”小慧厉声地说,可是声音却有几分颤抖,显得底气不足。

  “哈哈,报警?公安局的局长和彪哥是哥们,你说你去报警有用么?”阿闻毫不在乎的笑着,说:“你还别不信,要不是有人罩着,彪哥的生意能做这么大么,好好想想吧,别那么天真!”

  彪哥也笑着说:“我们能放你回去,就不怕你报警,你要不相信,尽可以去试试。不过我提醒你,本来你帮阿闻把钱赚够了,这事也就这么算了,毕竟我们不可能一直这么盯着你,但如果你去报警,把我们得罪得狠了,你就等着变成白粉妹,永远做妓女吧!”

  彪哥的话让小慧心中一沉,我心中也一片绝望,帮阿闻把钱赚够?钱哪有赚够的时候啊,难道以后小慧每到周末就要出来做鸡么,这真是太残酷了,她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啊!小慧心中也绝望了,说:“放我们回去么?好,我们就先回去!”

  阿闻说:“今天是星期六,我就好心让你回去休息一天,顺便想想清楚,明天就来我店里开工吧,大奶学生妹,肯定很受欢迎,哈哈!”说着又解开绑着我的绳子,说:“小鱼,你要陪着小慧一起来哦,我被开除,你也有一份功劳的,以后小慧被别人干的时候,你要在一旁看着,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些客人有特殊的爱好,玩些SM什么的。老同学,我对你还算不错吧,让你免费看春宫,哈哈!”

  我怒视着他,骂了一句:“人渣!”阿闻也不以为意,挥挥手让我扶着小慧走了。

  回到学校,我扶着外面裹着一件大衣,里面还是一身黑丝渔网袜的小慧,低声问她:“明天真的要去么?”小慧黯然的摇头,无可奈何的说:“不去怎么办?那些照片,还有他们是黑社会,而且还有后台,我们根本斗不过他们,走一步看一步吧,会有机会摆脱他们的。”说完,我俩相对无言,深深地感受到了社会的黑暗。

  第二天,我陪小慧去了那家足浴店,小慧正式开工了,作为一个兼职的大奶学生妹,小慧清纯与诱惑并存,受到了极大的欢迎,帮阿闻赚得盆满钵溢,阿闻无比满意的同时,还不忘羞辱我这个老同学,每次小慧接客的时候他都要和顾客商量,把我绑起来放到旁边观看。

  这样的日子对我真是一种煎熬,看着心爱的女人被各式各样的男人干得欲仙欲死,我的心中无比的悲愤,可是鸡巴也无比的肿胀,我不愿在这时候去干小慧,她心里已经够苦的了,身体也非常的疲累,我不能再在这种时候要求和她亲热,那简直是在她伤口上撒盐,只能回去之后自行撸管解决。

  我也曾经试图以自己的方式解决这件事,有一次我悄悄的带了一把短刀在身上,趁大伟几个小混混不注意把阿闻制服了,但阿闻早有准备,他完全无视我颤抖的手里锋利的刀刃,冷静的告诉我那些照片都在彪哥手上,我就是把他杀了也没用。这人渣真是越来越老辣了,而彪哥出门都是豪车代步,身边跟着好几个保镖,我一个学生根本没办法接近他。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每个周末都是我最痛苦的时候,小慧也曾经跟我说让我不要再陪她去了,但一来阿闻不同意,二来我也不放心小慧一个人去,社会上各种各样变态的人都有,如果有人要和小慧玩性 虐 待怎么办,我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小慧是我的女神,我的天使,无法可想之下我可以容忍她被别人干,但绝不能容忍她被别人虐待,哪怕是虐待一根头发丝都不行。

  幸好小慧接待的客人都还算正常,也许是因为我在旁边看着,也许是因为小慧实在太清纯了,让这些嫖客们都想起了自己乖巧可爱的女儿,所以没什么人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我也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接着又开始为下一个客人是不是虐待狂而担忧。

  好在一个月之后,事情终于迎来了转机,小慧的一个叫赵坤的熟人机缘巧合之下出现了,他帮助我们摆脱了阿闻的纠缠,使小慧和我重新得到了自由。赵坤到底是什么身份呢,他又究竟有什么背景和能耐,能使得阿闻和彪哥都不得不放手?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十一章:危机终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