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11 发表于 2018-01-25


本帖最后由 jxbb069419 于 2018-1-25 14:12 编辑

【资源名称】【花都奇兵】【全本】【作者:三羊猪猪】
【资源大小】4.1MB     (压缩前大小)                                                                           
【资源格式】TXT +UMD           
【发布方式】yunfile 盘
【下载地址】
/goukanla.com/url/bdaf900472c19a4e
/goukanla.com/url/6df151b90c37e649
【内容简介】
  表面是公司小白领的陈潇,却是一名被多国特工列为重点调查的危险人物。 拥有着高贵冷艳的未婚妻,却和美女总裁是欢喜冤家。 众多人间尤物被他的强悍的内在所吸引。 是选择专一,或者红颜祸水、来者不拒,这是一个问题。 面对家族的没落,又该如何重振家族昔日的荣耀。 “我的字典里面没有不可能,我就是上帝。” ……第一章 目的不纯的白领

  出租车驶下立交桥时,陈潇才发现他的钱包忘记在床头柜上了。

  身穿除了一部还能卖上几个钱的手机外,再没有什么值得抵押的物品。

  倒霉的话,喝口凉水都塞牙。

  陈潇白净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无奈,没想到头一次去上班,就会遇上这种倒霉的事情。

  瞅见立交桥底边的2路公交车站,挤满伸着脖子等公交车的上班族,陈潇拍了把司机的车座,“在车站边停一下!”

  出租车紧贴着车站边停下来,陈潇拉下右面车窗玻璃,半拉脑袋探出来,“有去中贸大厦的没有?”

  中贸大厦位于河西广场,是中贸集团的总部所在地。中贸集团是一家大型的集团公司,涉及多个行业,雇员几千人。

  “我去中贸大厦……!”

  陈潇的话音未落,从等公交车的人群之中挤出一名年轻的漂亮女孩,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连衣裙,两条如藕雪白的手臂露在外面,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垂在肩头。

  窈窕的身姿、略带着青涩的俊俏面容,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陈潇眯起了眼睛,这女孩明显就是刚步入社会的女孩,涉世不深,要不是陈潇忘记带钱包、付不了车费,他是不会让别人来临时付车费的。

  “就你了,上车吧。”

  顾晓曼赶忙说了一声谢谢,现在是上班高峰期,想打一辆出租车很难。

  已经有二三十辆出租车从车站经过,都没有停下车,眼看着就要到上班时间,顾晓曼心里比谁都着急。

  她今天第一天到中贸集团报道,作为派遣员工,顾晓曼不属于中贸公司,而是属于大众派遣公司员工。

  陈潇就坐在后门边,顾晓曼上车时,陈潇只是把屁股向着旁边挪了挪,看似无意识地碰触到顾晓曼那白嫩的大腿。

  弹性有力,白嫩似水的肌肤散发着微微的凉意。

  “八十分!”陈潇心里面为顾晓曼肌肤打着分。

  作为正常的男人,看见青春靓丽的少女想打分也属正常。男人不色,纯属有病。

  古代柳下惠之类的绝非正常男人,男人天性是传宗接代,假若不色,如何传宗接代?

  顾晓曼坐上车,连衣裙的裙摆不小心压在腿下来,一抹惹人心动的白色从她裙底露出来。

  陈潇瞧见时,顾晓曼自己也发觉,急忙抚了把裙摆,把压在腿下的裙子拽了出来。

  “去中茂集团上班?”

  陈潇见顾晓曼从包里取出档案袋,他随意问道。

  “是啊,我今天第一天上班”顾晓曼从档案袋里取出一份证明翻看着,她的回答也证实了陈阳的猜测,她是一名刚步入社会的女孩子。

  出租车在经过前方的路口要转弯时,冷不防,一辆轿车违反交通规则、斜着插了过来,出租车司机反应极快,急忙踩了急刹车,坐在车内的顾晓曼身体都被甩了起来。

  陈潇紧挨着顾晓曼坐着,顾晓曼整个人都倒进了陈潇的怀里面。

  陈潇的大手顺势搂住了顾晓曼,只是他手按的部位却不合适,竟然握住了顾晓曼的酥胸。

  大夏天的,衣服穿得本就单薄,俩人又紧挤在一起,陈潇能清楚感觉顾晓曼那娇嫩的肌肤传过来的微微的凉意。

  “D罩!”

  陈潇的手一碰触,就鉴定出来顾晓曼的尺寸。

  得了便宜的陈潇却忽然大声得嚷道:“司机,你干什么呢,想谋财害命啊,这样开车会出人命的,我倒没有关系,你要是把人家女孩子吓坏了,你赔得起吗!”

  陈潇的大手看似无意地又轻捏了一把顾晓曼的酥胸来,眯着的眼睛在瞅见顾晓曼那露出来得深深的乳痕之后,才恋恋不舍的把目光挪开来。

  “真是对不起,前面有一辆违章的车,我也是没办法的……!”出租车司机连忙道歉。

  “你没事吧?”陈潇有些不舍得松开沾着顾晓曼体香的手来,装模做样的关心道。

  “我没事,就是被吓了一跳!”

  “司机,瞧你把人家女孩子吓的……!”陈潇又去埋怨司机。

  顾晓曼急忙说道:“没事,都是我自己没注意,刚刚看别的东西了!”

  心地单纯的顾晓曼哪里想到陈潇分明就是占了便宜又卖乖,她还单纯的认为陈潇是一个好人……出租车到了中贸大厦停下,陈潇右手伸进裤兜口袋,“我来付车钱,说过了只是捎着你……哎呦,我的钱包哪里了……”

  就在陈潇装模作样找钱包时,顾晓曼已经拿出钱,递给出租车司机。

  “师傅,车费。”

  顾晓曼付了车钱,下车后,陈潇一脸歉意,“真对不起,本想着捎你的,这样吧,你告诉我你手机号码,我明天把钱还给你。”

  “不要了,我应该谢谢你,要不然,我一定会迟到,我可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迟到。”

  顾晓曼摆着小手,略带青涩的俏脸上挂着真诚的笑容。

  陈潇从口袋里面掏出烟来,塞进嘴里面,又摸出打火机来,啪得一声点着了火,抽了一口烟。

  “我和你一样,都是第一天来上班……!”陈潇笑了下,右手夹着香烟,仰起头,望了眼那高达四十层以上的中贸大厦,阳光照在他的眼睛上,陈潇眯起了眼睛,在他的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神秘笑意。

  他来这工作的性质和顾晓曼的不同,再被多国调查后,再也没有比回到国内找一家公司当上一名普通白领更好的隐藏方式了。

  ……

  顾晓曼和陈潇所去的部门都是位于三十层的市场部,走出了电梯,顾晓曼先去市场部报道,而陈潇则靠在窗口,摸出一根烟来,就在走廊里面点着了。

  一阵哒哒的皮鞋敲地声在陈潇身背后响起,脚步声急促而有力,“你是哪个部门的职员,不知道这里是禁止抽烟的吗?”

  尖锐的女人训斥声音响起,陈潇刚抽了一口烟,扭过头,瞧见一名身穿着OL职业女装、带着黑边眼镜的二十七八岁的女人站在他背后。

  一头短发,样貌中等偏上,瞧女人的模样就知道是一个厉害的主儿。

  张丽珊是市场部的经理助理,平时在市场部就是一副大权在握的派头,就连市场部科室的科长,张丽珊都会说上两句,谁让人家是经理助理,靠着大树好乘凉。

  “你听没听我说话,哪个部门的?”张丽珊火气更大,板着脸,用训斥地口吻质问着陈潇。

  “市场部,今天第一天上班!”陈潇淡淡地回了一句。

  陈潇那副态度让张丽珊很不高兴,训斥道:“你这个新人太没素质,刚到公司就不遵守公司规定,我命令你立刻把走廊的地面擦干净,不许有一点灰尘。”

  “我又没有把烟灰弹到走廊,为什么要擦走廊地面,更何况我不是清洁工,没有义务打扫走廊的地面,不过,我看你倒是合适打扫走廊!”

  张丽珊没有料想会被反驳,杏眼圆睁,怒喝道:“你,你太放肆了,以后你要是在公司上班的话不得闹翻了天,太不像话了,你属于哪家劳务派遣公司的,我要通知人事部,以后都不要那家劳务派遣公司……!”

  大清早的,就在市场部的走廊里,张丽珊大声训斥陈潇。

  市场部上班的职员经过走廊时,都会不由自主地瞅上陈潇一眼,有几个人小声议论着:“我看这年轻人别想上班了,得罪了张丽珊,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另一人说道:“是啊,还是劳务派遣,就咱们这些正式员工都不敢得罪张丽珊。”

  “不过,张丽珊也太欺负新人了,也许新人不知道公司规矩,她不就是一个助理吗,要不是……”

  “别说了,要是让张丽珊听到,你有好受的!”

  这几个人小声议论着,其中有不乏同情陈潇的,第一天上班就招惹了市场部里很讨人厌的张丽珊,大部分的职员都认定了陈潇是一定会被退回派遣公司的。

  张丽珊暴跳如雷,但陈潇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抽完烟后,把烟头捏灭扔进垃圾桶里,竟然像是没事人一般从张丽珊身边走过,直奔市场部而去。

  眼瞅着陈潇没搭理她,张丽珊就感觉自己被人狠狠扇了两个耳光子,还有这样的新人,她简直就要疯了,指着陈潇的后背大声质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要是男人,就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陈潇!”

  “混蛋,你要是还能在市场部待住,我张丽珊就跟你姓。”张丽珊咬牙切齿地说道。

  第二章 品行恶劣的职员

  市场部的经理刘永江今年刚满四十五岁,他是从市场部的一名小职员,一步步升到市场部的经理,为人圆滑。

  当张丽珊气呼呼地来到刘永江办公室门口时,正巧刘永江打开办公室的门,“经理,市场部今天是不是有一名叫陈潇的男职员上班?”张丽珊娇声地问道。

  她的手拉着刘永江的手腕,刘永江赶忙甩开手,一本正经地说道:“张助理,你这是做什么,你要注意自己行为。”

  张丽珊心里一阵暗骂,“你吃老娘豆腐的时候,怎么没有像现在这样正经了。”

  她就没有感觉到刘永江不对劲,一大早已经从陈潇那边惹了一肚子气,现在刘永江也跟她当起正人君子,张丽珊肚子气的鼓鼓的。

  “经理,陈潇那职员今天刚上班就在走廊抽烟,我只是说上他几句,他就当面骂我,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这种职员怎么能到市场部上班,我建议立刻开除他。”

  “我抽烟是没错,但我没骂你,你这颠倒黑白的本事我算见识过了。”陈潇的声音从刘永江的办公室里传了出来,张丽珊一瞧,就看见陈潇嘴里夹着烟,出现在门口。

  刘永江脸色一沉,训斥张丽珊,“张助理,陈潇是我们部门的新职员,对于新职员,你应该多照顾,你要记住了,以后多照顾照顾陈潇……行了,你去工作吧,没你的事情了!”

  张丽珊被搞的一头雾水起来,陈潇竟然在部门经理办公室里,难道陈潇和刘永江有关系?张丽珊暗暗气恼自己愚蠢,就应该先和刘永江搞清楚再说……张丽珊讪讪地离开,刘永江笑了笑,“陈潇,别生气,以后都是同事,彼此应该多多照顾的。”

  “我没生气!”

  “那就好,我现在带你去见你的科长,这个科室是新组建的,为了配合市场部的工作,可能工作环境和条件都不如别的科室,你先将就一下,我想谢副总裁也是想要磨练你,将来一定担任要职,到时候,我还需要你多多关照啊……!”

  刘永江不提谢副总裁还好,一提,陈潇心里面就暗暗感叹道:“那个臭娘们哪里是要关照我啊,她分明就是要把我赶出去,不仅仅是赶出公司,还要把我赶出她的家!”

  ……

  市场部分成几个科室,新成立的第四科室办公区域之前是仓储杂物,临时被收拾出来,摆放了十来张第一科室淘汰下来的办公桌,电脑是全新得,只因为别的科室没有多余的电脑,就购买了品牌电脑。

  第四科室的科长叫赵永福,今年五十五岁,是一名市场部的老职员了,平时总是带着和善的笑容,是一名老好人。

  赵永福面对着第四科室十来名职员,先简单介绍了一些第四科室情况。这十来名职员之中,只有两名是中贸集团的正式员工,也是从别的科室调到第四科室来的,剩余得十二名都是派遣职员!

  “公司每年都会将一些优秀的派遣员工转为正式员工,各位只要努力,就可能成为中贸集团的正式员工……!”赵永福鼓励道。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赵永福的话,市场部的各个科室都是在一个大厅里面,只是中间用隔挡划分出几大区域,区域之间还是彼此相通的!

  “赵科长,这是你们科室的职员陈潇,以后呢,你要多照顾陈潇一下,毕竟是新职员,有很多业务是不懂的,你这个科长一定要耐心,假如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可以直接找我……!”

  刘永江是部门经理,亲自带陈潇到科室,立刻显示出陈潇的身份不同。

  赵永福是老职员,熟悉刘永江的性格,要不是重要的人物,依照刘永江的个性,断然不会亲自带过来,更不会说出一番让赵永福照顾陈潇的话来。

  陈潇不简单啊……!

  赵永福虽不晓得陈潇的来历和背景,但他从赵永福得话语间,已经嗅出来不寻常得意味来。

  “经理,我老赵得为人你是了解的,我什么时候不耐心过,既然你信任我,提拔我当上科长,我就不能让经理你失望……!”

  赵永福表态了一番,刘永江满意地点了下头。

  “啊……是你!”

  顾晓曼一直都低着头、手里拿着笔再记录着,这是她读书时养下的习惯,总是把老师的话记录下来。

  顾晓曼抬头时,瞅到了陈潇,脱口而出这句话来。

  刘永江不悦地看了顾晓曼一眼,“毛手毛脚。”

  顾晓曼吓得把头赶忙低了下去!

  “赵科长,至于考核之类的我就不多说,总之,我需要的是一批干练得职员,假如你们科室的工作成绩不令我满意,我会在三个月考核期之后,砍掉这个新科室……我话不多说了!”

  刘永江抛下这话,离开了第四科室的区域。

  顾晓曼就好像闯下了大祸一样,低着头,不敢抬起头来,陈潇笑呵呵地走到顾晓曼旁边的办公桌前,坐下来,右手的手指头捅了捅顾晓曼的腰眼,“别担心,只要有我在一天,这个科室工作成绩一定是市场部最优秀的。”

  陈潇的话引来赵永福心里一番感慨,年轻者无畏,年纪轻轻就敢夸下海口,市场部的工作可不好做。

  赵永福的目光扫了眼他的十几名手下,心里暗叹口气,他没有把全部情况都说出来,按照市场部的要求,这十几名职员三个月后,只会有三到四人留下来,这就是派遣职员的残酷。

  各个公司,只是寻找最为优秀的那种员工。

  不优秀者,将会被淘汰!

  等待这些派遣职员的将会是在各个公司之中,不断适应着工作岗位的命运!

  市场部的茶水间,陈潇右腿叠放在左脚上,腰靠着茶水间的桌子边,右手捏着咖啡杯得把儿,悠闲喝了一小口咖啡。

  顾晓曼也冲了一杯咖啡,“刚刚好吓人,你说经理会不会对我有意见?”

  顾晓曼还对刚刚的事心有余悸,总担心部门经理会对她有看法。

  “放心吧,那老家伙没有闲心和你计较的!”陈潇闻到从顾晓曼身上飘进他鼻孔的香气,抽了抽鼻子。

  顾晓曼皮肤白皙,刚刚出校门得她,如同一个还没有完全成熟的青涩苹果,俏丽之中又夹杂着青涩。

  “新来的,给我冲一杯咖啡送到第一科室!”一名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女人站在茶水室门口,指着顾晓曼很随意的吩咐着。

  第一科室的职员都是正式职员,没有派遣员,显然,这女人就是中贸集团的正式职员。

  “公司有规定新人一定要冲咖啡吗?”陈潇手里端着咖啡,眼角撇了眼那站在茶水间门口的女人,撇了撇嘴。

  “你们是派遣职员,派遣职员不坐这些做什么?难道还让派遣职员干只有正式职员才能胜任的工作?”女人轻蔑说道。

  “没关系,我冲咖啡送给你!”作为新人,顾晓曼总是小心翼翼,就担心在公司留下不好的印象,她很看重这份工作的。

  顾晓曼忙不迭地取了一次性杯子,放在咖啡机下方,按了按键没有反应,顾晓曼又奇怪地打开咖啡机下方得盖子,用手扭了一把。

  这台咖啡机是高档货,和顾晓曼见到的那些商场几百块钱买来的咖啡机不同,顾晓曼不清楚这些,手在咖啡机下方用力扭了几把,毛手毛脚地想让咖啡机出咖啡,却不想就在此刻,就听得咔嚓一声,咖啡喷洒了出来!

  “啊……!”顾晓曼吓的叫了一声,急忙向后退着,脸色惨白。

  站在门口的女人摆出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的模样来,修过得眼睫毛上挑,嘴角也斜扬着,“派遣员就是派遣员,什么都干不好,连冲杯咖啡都冲不了,还能指望你干什么……哦,那台咖啡机价值十多万,按照公司规定,要赔偿,我真担忧你赚的钱不够赔偿……”

  顾晓曼已经被吓到,惊惶未定之际,又听说那台咖啡机价值十几万,要让她赔偿,她哪里能赔的起,怎么也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遇上这种事情,一时间,顾晓曼就如同雕塑一般,僵硬起来,脑袋一片空白,不知所措起来!

  ……

  第三章 难懂美女总裁心思

  咖啡洒在茶水间的地面,弥漫着咖啡的香气!

  顾晓曼如木鸡般呆立,不知所措。

  就在此刻,张丽珊手里拿着文件夹经过茶水间正要去办公大厅。

  “怎么回事?”张丽珊站在茶水间门口,板着脸问道。

  “啊,张助理,是这名新来的女派遣员把咖啡机弄坏了!”那名女人一指顾晓曼,急急忙忙地撇清她和这事的关系。

  张丽珊瞧清楚陈潇也在茶水间里面后,一股怒气涌了出来,立刻迁怒到顾晓曼身上,“刚来就把咖啡机弄坏了,你这样的派遣员还能指望做好工作吗,咖啡机价值十几万,你赔不起的话,按照公司规定直接离职!”

  顾晓曼早就空白一片,眼泪已经在眼圈打转了。

  她哪里赔得起十几万的咖啡机,只有离职。刚进公司没多久,就要离职,顾晓曼满心委屈,忍不住流下眼泪。

  陈潇放下咖啡杯,“这咖啡机是我弄坏的,和她没有关系,要是你想找人赔偿的话,可以找我!”

  顾晓曼红着眼圈,急忙说道:“不是的,咖啡机是我弄坏的……!”

  “小曼,这事情和你没关系,好了,没你事情,回去吧!”陈潇拍了拍顾晓曼的肩膀,目光望向张丽珊,淡淡地说道:“不就是一台咖啡机吗,坏了就坏了,你要是感觉还不够的话,那就把这台净水机也弄坏好了!”

  砰……!

  陈潇就当着张丽珊和旁人的面,把茶水间里面那价值上万的进口净水机扔到了地上,清清楚楚能听到净水机和地面撞击的破裂声!

  “现在你相信咖啡机是我弄坏的吧,好了,你大可以上报之类的,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就开除我!”

  “你……!”张丽珊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一阵哒、哒脚步声传过来,从脚步声中,可以断定来的人一定是一名很干练的人!

  “副总裁来了……!”

  站在门口的女职员急忙闪开,只有张丽珊还站在原处,嘴唇哆嗦着。

  脚步声在茶水间的门口戛然而止,中贸集团副总裁谢诗雯出现在茶水间门口。

  谢诗雯,中贸集团董事长谢啸天的独生女,中贸集团副总裁。

  宛若天使的面容,高贵脱俗的气质,细腰丰臀。

  酥胸高挺,衬托出窈窕的身姿。

  身穿一身浅色的职业女装,勾勒出其S型身材。她的脸庞精致无暇,那张绝美的面容上此刻正挂着寒霜,黑色的眼眸盯着陈潇。

  谢诗雯自从入主中贸集团后,以干练、果断闻名,自她掌管市场部之后,市场部的工作效率至少提高了三倍!

  不管是谁,只要违反了她定的规定,立刻离开公司,任何人求情都没用。

  就为这,中贸集团的股东之中也有人对谢诗雯的铁血手段颇有微词,谢诗雯就连他们的面子都不给,只要是谢诗雯想要开除的人,股东出来求情都没有用。

  市场部的职员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谢诗雯盯上,只要让谢诗雯盯上超过半分钟,结果往往都是不好的!

  “这是怎么回事?”谢诗雯站在茶水间的门口,望着茶水间的情况,板着脸,冷漠地问道。

  张丽珊就好像看见了救星一般,她指着陈潇,立刻说道:“都是他干得,他不仅弄坏了价值数十万的咖啡机,还故意损坏了价值数万的净水机,还在这里公开说,公司不会开除他……!”

  张丽珊故意把咖啡机和净水机的价格提高数倍,就是想把这事情搞大,在她看来,陈潇这次一定会被开除的。

  她亲眼见过面前的这名副总裁就因为一名员工违背了公司的规定,就被当场开除的。谢诗雯是以铁腕着称的,开除员工向来不手软。

  谢诗雯听到张丽珊的话后,她漆黑的眼眸就盯着陈潇的脸,“你干的?”

  “有问题吗?”陈潇迎着谢诗雯的目光,嘴里淡淡地说道:“我看这咖啡机和净水机也该换了,只是帮忙换一下,难道有错?”

  “公司有公司的规定,需要更换设备自然会有相应的部门处理,你应该是市场部的职员,什么时候也调换了部门?”谢诗雯看着陈潇问道。

  “公司还有这方面的规定,我真不知道,副总裁,以后我会记住的!”

  陈潇说话的时候,右手伸进口袋,摸出香烟,抽了一根塞进嘴里。

  谢诗雯来市场部检查工作,带了一行相关人员,市场部的部门经理刘永江也在其中。

  陈潇就当着这些人的面,抽起烟来。

  谢诗雯讨厌抽烟的人,这是整个集团都知道的事情,市场部是直接受谢诗雯管理,就连原先的抽烟区都被取消。

  市场部的职员想抽烟,到别的楼层去,市场部这一层楼是禁止抽烟,就连部长刘永江想抽烟都不敢在办公室抽烟,就担心被谢诗雯闻到他办公室的烟味。

  陈潇当着谢诗雯在内的众人的面,从嘴里吐出一口烟雾来。

  呼……!

  在场的人呼吸一下急促起来,敢当着谢诗雯的面抽烟,恐怕只有陈潇一人了!

  一定会被开除的!

  这是在场的人共同的想法,谢诗雯在中贸集团是女王,向来说一不二,从来不会手软的!

  当众人所期待的场面却没有出现,谢诗雯那张冷艳、高贵的俏脸上依旧冷若寒霜,丝毫看不出其心里一点的波动。

  “刘经理,你是市场部的经理,怎么你部门的新员工连公司规定都不知道”谢诗雯声音中夹杂着怒气,当众质问道。

  “啊……这个还没有来得及,我现安排人对新员工进行培训!”刘永江额头见了汗,急急忙忙地说道。

  “副总裁,剩下的就没有我的事情了,我先走了!”

  陈潇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中,带着得意的笑容走了出去。

  惊诧、不解……,在场的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谢诗雯的脸上。

  谢诗雯脸色不变,只是声音严厉了几分,“刘经理,你是市场部的经理,要严格要求你的部门职员,尤其是像这种职员,更要严格考核,只要不符合公司的规定,就要一定开除出公司。”

  “好的!”刘永江嘴里答应着。

  刘永江是老狐狸,早已经从谢诗雯的话里之间嗅出了不寻常的意味。陈潇是谢诗雯安排进市场部,现在,又要严格考核陈潇,陈潇只要考核不合格,就开除,这极不寻常。

  谢诗雯走出茶水间,对身后的助手吩咐道:“通知设备科,派人更换市场部的茶水间设备!”;第四章 浪漫小情调

  感谢shuai少和绝版的打赏!

  ……

  谢啸天握着球杆,将一个球打入球洞。

  阳光从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洒进来,照在谢啸天的身上。

  “真是好天气,应该出去打高尔夫球了。”谢啸天转过身,和坐在办公室里正撅着粉嫩嘴唇的谢诗雯说道。

  “爸,你有没有听我刚刚的话?”谢诗雯粉拳紧握,那张俏脸因为气恼有些粉白,浅蓝色的长裤裹出圆滑的粉臀,笔直、修长的大腿叠放在一起,玉啄般白皙精致的脚上穿着高跟鞋,一抹嫩白从脚踝处露出来。

  “诗雯,小陈这人还是很不错的,年轻人嘛,毕竟会有一些小毛病,但无关紧要,他家和我们家也算是世交,当年,咱们集团有事情的时候,那可是人家出资帮我们渡过了难关,事后,人家一点公司的股份也没要!”

  “爸,就算当初他家帮过我们,但你也没有必要让陈潇进公司,更没有必要让他住进我们家里面,我……我不喜欢他,总感觉他看我色色的!”

  谢啸天笑了起来,“你多想了吧,小陈这些年都在国外生活,可能观念和国人不一样,咳,要不是听说小陈有婚约的话,你能嫁给小陈倒也不错……!”

  “爸,我和谁都不会结婚,为什么女人一定要结婚,难道我就不能独立,我的婚姻我做主!”谢诗雯站起身,气呼呼地走出办公室。

  谢啸天微微把头摇了摇,“这孩子脾气越来越像她妈了啊!”

  谢诗雯回到她办公室,抓起电话,“通知市场部的陈潇三分钟内到我的办公室!”

  “啪!”

  谢诗雯将电话狠狠砸了下去!

  她是谁?年纪轻轻就是中茂集团的副总裁,入选过全国十大美女总裁评选,更登上中国财富杂志的封面,成为财富杂志封面人物最年轻人的一人。

  是众多男人梦中女神,仰慕者、追求者不计其数。

  像她这样优秀的女人只有更为优秀的男人才配,但陈潇住在她家、靠谢啸天关系进入中贸集团担任小职员的人,在谢啸天的眼中竟然配得上谢诗雯,这对谢诗雯来讲,就是羞辱!

  十分钟后,陈潇终于晃悠悠地出现在她的办公室里。

  “我要求你三分钟内到我的办公室,你却花了十分钟,你这是什么工作态度!”谢诗雯训斥道。

  陈潇慵懒地坐在谢诗雯对面的椅子里,习惯性地掏出香烟,在谢诗雯训斥的声音中,点着了一根烟。

  “你在我这里抽烟,陈潇,你不要做得太过份了!”

  谢诗雯一巴掌拍在面前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过份?我看未必吧,应该是你你这名副总裁过份才对,我做了什么?今天可是我第一天上班,你就要赶我走,恐怕这已经不是公事了,更多是私事了吧!”

  陈潇夹着香烟,自顾自地走到酒柜前,背对着谢诗雯,选了一瓶法国波尔多庄园生产的纯正葡萄酒。

  “陈潇,这里是我的办公室,在没有我的允许下,你随便动我的东西,我可以立刻开除你!”谢诗雯咬牙切齿说着话,和之前高贵的女总裁的模样截然相反。

  什么样的人就要由什么样的人来对付!

  陈潇慵懒地倒好了一杯红酒,一手夹烟,一手握着酒杯,又回到座位,以极其舒适的姿势半靠在椅子里,翘着二郎腿,嘴角闪现着不屑地笑意,“不就是不小心撞破了你洗澡吗,我都已经道歉过了,你要是执意不肯放手的话,那我也不介意陪你玩下去,我现在是不会离开公司的!”

  “你住口,流氓、无赖!”谢诗雯粉脸又蒙上寒霜,面对陈潇,她控制不住脾气,明明是陈潇闯进浴室撞破她正在洗澡,但陈潇却摆出受害者的模样。

  “陈潇,你给我听好了,我会把你派出公司,赶出我的家!”

  “这话,你跟我说过多少遍了,我早已经习惯了!”陈潇不以为意地回道,一仰脖,把杯子里面的红酒喝了下去,酒杯放在谢诗雯面前,夹着香烟的手放在酒杯前,把烟灰弹进酒杯之中,“不过,想赶走我,总要抓到我的把柄是吧,假如只凭一些什么迟到、抽烟之类的小事情,恐怕传出去的话,总会影响到你的威名!”

  “这不用你教我,陈潇,我公私分明,我会让你自己辞职!”谢诗雯恨恨地说道。

  “这就好,我就喜欢你这点,要是没事情的话,那我可要出去了,不知道为何,坐在你这里,总感觉凉风嗖嗖,还是早点出去得好!”

  陈潇把烟头扔进了酒杯里,刚刚起身,就听到酒杯“咔嚓”一声被谢诗雯扫到地上摔碎了!

  “滚,你给我滚出去!”

  “注意形象,你可是集团的副总裁,怎么能说出粗口呢!”陈潇本来已经起身,此刻,他又坐了回去,饶有情趣地瞅了眼谢诗雯那敞开的领口,那有一抹惹人眼的蕾丝边。

  “根据我对女人胸罩的了解,凡是喜欢那种装饰蕾丝边胸衣的女人,都是表面坚强、内心期待小浪漫的优雅女人,谢诗雯,我目前是单身,假如你需要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强壮男人的话,可以考虑下我,我的体力向来是不错的……!”

  “嘭!”

  谢诗雯已经抄起右手边的文件夹,照着陈潇的脑袋砸了过来。

  陈潇脑袋一闪,文件夹擦着他的耳边飞了过去,落在了地上。

  陈潇站起身来,“算了,不招惹你这种女人最好,谢副总裁,我先回去工作了,有事情记得叫我……哦,感谢你的款待,你的酒还是不错的!”

  下班之后,陈潇还没离开中贸大厦,就接到了苏苏电话,“我还有二十分钟下课,到警官学校门口接我,要是你来晚的话,晚上你就别想睡觉,我表姐已经很讨厌你,要是我再告诉她说,我被你欺负的话,你猜她会怎么样……!”

  苏苏,谢诗雯的表妹,就读警官高等学校,因为其父母都在国外做生意,她就住在谢诗雯家里面。

  “我没有车,怎么接你!”陈潇说道。

  “不会打出租车吗!”苏苏说道。

  “好吧,我尽量吧!”陈潇答应了下来。

【原创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