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龙逍遥 发表于 2018-01-25


【资源名称】大清弊主
【资源大小】4.0M(压缩前大小)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多空
【下载地址】
/goukanla.com/url/5ef6a89594ef41a3

/goukanla.com/url/d7dc23ae0c042a39

/goukanla.com/url/0d0474cd82e33926

/goukanla.com/url/2d67b3f7bb81f780

【内容简介】

  平凡宅男穿越大清,成为康熙帝第十四子胤祯。他创兴农业,办西学,创建远洋舰队,开拓海外贸易。为争夺皇位,胤祯强势出手,强势到一众皇子对他恨之入骨,手段尽出,却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面对他还要强颜欢笑,且看十四如何改造大清,创新盛世。

  第1章 胤祯

  康熙四十八年三月,北京城虽然还是寒风萧萧,但却挡不住春天的脚步,星星点点生机盎然的绿色顽强而迅速的蔓延开来,蔓延开来的不仅仅是春天的气息,还有野心,野心一旦生根发芽蔓延开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紫禁城,内廷西六宫以北的乾西五所,是康熙帝皇子们在皇宫读书时的居所,按例,阿哥到了十六岁,获的封爵之后,便要分府搬出皇宫居住,但也有例外,十四阿哥胤祯就是例外,虽然已经二十一岁,封了贝子,纳了福晋,却仍然住在乾西四所。

  不过,近两日,西四所南北三进院子里却处处都透着紧张和压抑。

  虽然已是子夜时分,但西四所上房里却烛光通明,十四贝子胤祯的嫡福晋完颜海若、侧福晋舒舒觉罗珈宁都坐在床前满面愁容的注视着躺在床上仍自昏迷不醒的胤祯。

  “姐姐,已经两天两夜了,您先下去歇着吧,妹妹在这守着。”沉寂了半晌,珈宁开口劝道:“您现在可是家里的主心骨,您要是再累倒了,家里可就乱套了。”

  “我不累,贝子爷这样子,我怎么睡的下。”海若话音虽低,却透着一股固执,“珈宁,你吩咐下去,不用都耗着,分成两拨,轮流侍侯。”

  “姐姐……”珈宁欲言又止,站起身来,无奈的轻叹了口气,对身后侍侯的几个丫鬟道:“你们去外面候着吧,让嫡福晋静静。”说完又对海若道:“姐姐心里难过,别憋在心里,哭出来会好受些。”说着快步走了出去。

  海若仍然是一动不动怔怔的望着床上的胤祯,内心却象是油煎一样难受,“第三天,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十四,你怎么还不醒?”

  自打十四爷从惊马上摔下,送回西四所,前前后后来了几拨太医,针灸的针灸,灌药的灌药,虽然一个个都说并无大碍,只是摔伤了头部,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但看他们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海若就有不妙的感觉。

  后来一个侍侯太医们的丫鬟偷听到了太医们的话,“要是三天之内醒不来,怕是再也无法醒了。”

  听到丫鬟的话,海若当场就昏迷了过去,醒来后,就再不肯离开十四半步。

  默默的诵读了三遍《阿弥陀经》,海若缓缓睁开眼睛,烛光依旧,十四仍是没有苏醒,望着床边烛台上不断跳跃的烛光,海若一时间悲从中来,“思君如夜烛,煎心且衔泪,十四,你真就狠心丢下我们不管了吗?”

  “停,快停车!”突然一句含混不清的话语传入了海若的耳中。

  海若楞了一下,是十四在说话,佛祖真的显灵了!她急忙扑到床边,低声急切的轻唤道:“十四爷,十四爷。”

  床上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咕哝了一句,“这是在哪里?”

  “在府中。”海若一刹那喜极而泣,紧紧的握住他的手,生怕一松开,他又会昏迷过去,“醒了就好,太医说醒了就没事了。”

  “十四爷?太医?”张德生低声咕哝了一句,猛的一下睁大了双眼。

  入目是一张白净细腻梨花带雨的脸庞,虽然泪痕斑斑,却掩不住满脸的喜色,只是这装扮,这服饰有点别扭又有点眼熟,再看四周,尽是古色古香的家具陈设,“我没死?”张德生疑惑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珈宁,珈宁,贝子爷醒了,快去请太医,贝子爷醒了。”海若急步走到门口欣喜的喊道。

  旗袍,这是清朝的旗装,盯着海若的背影,张德生终于肯定了自己现在是处在清朝,穿越,清穿!贝子爷!

  张德生一时间不由悲喜交加,自己还是死了,幸运的是可以再活一次,张德生有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

  上一世的张德生最喜欢的就是警察,也考上了警察学院,不过遗憾的是,加入警队后不到一年就在一次抓捕行动中打死了一抢劫疑犯,没想到疑犯家属背景实足,死死抓住他连开了两枪的情节不放,官司打了五年,最终以张德生失败告终,结果被以故意伤害罪判了五年,出狱后,张德生大受打击,光荣的加入了宅男一族,却没想到,出外旅游时,遭遇了车祸。

  这是清朝,自己是贝子?张德生正琢磨自己的新身份时,无数的清代场景画面从四面八方涌来,犹如潮水一般将他整个都淹没了,他只觉得脑袋一阵巨痛,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十四爷,十四爷!”海若回到床前,发现胤祯又昏迷了过去,心里不由一阵慌乱,马上又折回门口催促道:“太医呢?太医来了没有?”

  “回主子,南院有一名姓徐的看守太医,侧福晋已经去请了,马上就到。”门外的丫鬟小心翼翼的回道。

  不一会,珈宁就带着徐太医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眼看徐太医还要给自己见礼,海若忙道:“先看贝子爷,刚刚醒了过来,说了句话,眨眼工夫又昏迷了过去。”

  醒了?徐太医心头一喜,忙趋步赶到床前,凝神号脉,半晌才放开手,对海若道:“恭喜福晋,贝子爷已经度过了难关,只是伤势颇重,还需几天方能再度醒来。”

  海若心头终于松了口气,“大概几天能醒?”

  “快则一两天。”徐太医皱着眉头道,“慢则三、五天。”

  张德生再次醒来,已经是三日后的黄昏,短短的三天三夜,他把胤祯二十一年的经历重新过了一遍,完全的继承了胤祯的所有,从这一刻起,他张德生就是爱新觉罗·胤祯,康熙帝的十四子。

  胤祯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守在床前眼睛浮肿,形容憔悴的海若,心中不由倍感温暖。

  “爷!爷,你可醒了。”海若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胤祯睁开了双眼,登时惊喜的柔声唤道。

  胤祯尽管感觉很虚弱,还是努力的露出一个微笑,伸出手来握着海若的手道:“我没事了,辛苦你了。”

  眼见的胤祯确实已经清醒过来,海若这几天来的担忧,惶恐瞬间都化成了泪水滚滚而下,她抽泣着道:“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只要爷没事,再苦再累也值的。”

  胤祯心里一阵感动,轻轻晃了晃海若的手,笑道:“别哭了,脸花了可就不美了。”

  海若听了这话轻轻甩开胤祯的手,边揩眼泪边嗔笑道:“爷病了一遭,倒似转了性子。”

  胤祯顿时警惕起来,最亲近的人也是最容易察觉到自己变化的人,千万小心,不要露了马脚,他忙岔开话题道:“我饿了。”

  海若的心思果然跟了过来,自责道:“瞧我高兴的,爷都五天没进食了,我叫人把粥送上来,太医吩咐的,你身子太虚,醒过来只能喝清粥。”

  “你也去歇息一下,别累坏了身子,让丫鬟们侍侯就成。”胤祯关心的道。

  喝了两碗白米粥之后,胤祯觉的恢复了些精神,便将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独自静静的躺在床上梳理着脑海中凌乱的记忆。

  现在已经是康熙四十八年三月十九,轰轰烈烈的一废太子和百官公推太子都已经结束了,与后世所看的小说稍有不同是。

  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康熙废黜二阿哥胤礽皇太子位,终身幽禁大阿哥胤禔,削八阿哥胤禩贝勒爵位,杖责十四阿哥胤祯,当庭掌殴九阿哥胤禟,圈禁二、三、四、五、七、八、十三等七位阿哥,除了十阿哥胤誐外,所有的成年阿哥无一身免。一直到十一月康熙才以身体不适逐步放出这七位阿哥。

  已经过去的,胤祯不想多费心神,他想的更多的是今后。

  经过这次废太子风波,众皇子和依附他们的官员已经形了泾渭分明的两大政治集团,一是以皇太子胤礽为首,三阿哥、四阿哥、十三阿哥为主的‘太子党’,一是以八阿哥胤禩为首,九阿哥、十阿哥、十四阿哥为主的‘八爷党’,皇位的巨大诱惑和从龙拥立的巨大功劳,使的这两大政治集团从形成之日起就是一副不死不休的局面。

  历史上,最终以‘八爷党’惨败,老八老九惨死告终,十四阿哥胤祯稍好一点,不过跟张德生前世也有的一拼,他在雍正登基后便被幽禁,一直到乾隆继位才把他放出来,出来后的胤祯心灰意懒,再也无心朝政,就此郁郁而终。

  胤祯的嫡福晋完颜海若结局也惨,在雍正二年病死,雍正下旨斥责她不守妇道,命将她就地火化,其骨灰埋在花下,充做花肥。

  想到这里,胤祯暗暗咬牙,这一切都必须改变!从康熙四十八年起,一切都将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