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j19721027 发表于 2018-01-25


【资源名称】【全能文艺兵】【全本】【作者: 上允】
【资源大小】3M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 yunfile 盘    DuFile网盘      
【下载地址】
    yunfile 盘:/goukanla.com/url/b567f358e565e8a3
    DuFile网盘:/goukanla.com/url/35c2155b6a489c5e
yunfile 盘不能下载问题:将网址中gmpan.com替换为以下五个地址1. filemarkets.com  2. 5xpan.com  3. yfdisk.com   4. needisk.com  5. skpan.com
【内容简介】
  “什么精锐?老子打的就是精锐!” “不抛弃,不放弃!” 李云龙,许三多,《咱当兵的人》、《《湄公河行动》、《反恐精英》、《孙子兵法》…… 军旅歌曲 战争电影 战争游戏 战争理论 国防节目 地球上的经典,一个又一个的被他带到了这个世界! 他的文艺兵人生,从此牛逼闪闪!

  太阳已经坠进巍峨的群山后面了。

  天色也慢慢暗淡了下来。

  陈北冥收回目光,轻轻一叹。

  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来自地球,是地球上一名赫赫有名的文艺巨星。

  可是哪儿知道,一个星期以前却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

  被他占据了身体的那个家伙,原是首都军区一名军事素质相当优秀的侦察兵,才入伍一年多就被军区利剑突击队选中,成了一名特种兵。

  可惜这家伙在一次实弹训练时不小心被子弹打中。

  虽然他立即就被送到了军区医院,立即接受了最好的治疗,但……但他还是面临着转业的命运,他的腿伤实在太严重了,不要说特种兵了,就是普通的走路都有些困难。

  目前,他还在接受康复治疗。

  因为心中郁闷,思想开了小差,以前的那个陈北冥在一次独自野外散心的时候一不小心滚下山崖,撞到了头,一命呜呼,然后就被地球上的陈北冥占了身体。

  地球上的陈北冥也很郁闷,他本来在地球上好端端的,好吃好喝好玩好睡,哪儿知道一不小心就被穿越到了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钱,没有父母,没有亲人……

  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陈北冥的心中愈发伤感,于是情不自禁的,他一声叹息。

  没想到的是,他才刚刚叹了一声,脑海里,一个奇异的声音忽然就响了起来:“嗨,陈北冥,我说……至于吗?不就是穿越么?至于就要死要活的?你可是特种兵诶,怎么也学人家小女生唉声叹气伤春悲秋起来了。”

  这个声音来自于陈北冥穿越时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全能文艺兵系统。

  这个声音的主人自称自己就是全能文艺兵系统,并且还有一个名字——果果。

  但陈北冥左看右看,总觉得这个声音的主人根本就不是系统本身。

  她的声音是一口萝莉音,很好听,形象也是一个非常可爱的萝莉形象,但不知为什么,陈北冥一想到她的名字,首先想起来的就是果子狸三个字。

  所以陈北冥干脆就把她叫做果子狸。

  那个家伙当然抗议,不过并没有什么作用,陈北冥坚持了几天,发现后面并没遇到什么麻烦,于是愈发肯定果子狸只是系统的一个使者——作用是帮助他和系统之间进行协调和沟通,并不能代表系统。

  此刻,陈北冥听到果子狸又在叽叽歪歪,本就不好的心情越发烦躁:“果子狸,你给我闭嘴,不说话你会死啊!”

  “好心不得好报!”果子狸恨恨的骂了起来。

  果子狸骂人的水平可以跟《九品芝麻官》里的周星驰一比了,海里的鱼都能被她骂得跳出水来自杀。

  不过今天的果子狸明显有点古怪,她并没有继续冷嘲热讽,只是语重心长的劝慰:“陈北冥,想开一点啦,你们地球上不是有句话吗,生活就像被强-奸,与其痛苦挣扎,不如学着慢慢享受!”

  噗嗤。

  陈北冥忍俊不禁,一下笑了出来。

  这句话从一个满腔萝莉音的家伙嘴里说出来,真的太搞笑了。

  于是,渐渐的,陈北冥的心中平静了下来。

  “好吧,果子狸说得对,既来之,则安之,既然穿越了,那就老老实实在这里发展吧。”

  只是,有点郁闷的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并不能自由自在,他必须完成系统指定的任务,当前系统就给了他三个任务:

  第一,尽力消化吸收以前那个陈北冥的记忆和意志,成为一名真正的、合格的军人;

  第二,创作一部自己的作品并且成功推介给编辑;

  第三,成为一名文艺兵。

  但要想做到这些谈何容易,陈北冥现在不过是一名即将转业的下士罢了,没有背景,没有金钱,没有人脉,他能怎么办?

  唯一的优势,是他在地球上的经历:他也曾从军入伍,他也被选入全国最优秀的特种兵部队服过役,转业后,他成了一名艺人,一步一个脚印,经过十多年的打拼,终于成为了全国最顶尖的艺人!

  地球上的经历是他唯一的优势。

  但就算他有这些经验,想要完成系统的那些任务也不容易,别忘了,这三个任务只是最基础最简单、只是让他试试手的三个任务而已!

  算了,不想了,先回去吧!

  陈北冥轻轻吐了口气,转过身,朝山下走去。

  再不回去就晚了,天就黑了。

  此刻,他站的地方是一座小山的顶峰,身前是悬崖,身后是坡度至少六十度的山坡,十分陡峭。

  为了爬上这座山,右腿还有伤的他可是花了不少力气。

  “走吧,回家。”

  他转过身,抬起右脚一步迈下。

  刹那,他整个人忽然一个趔趄,一下朝山下滚了下去。

  他的右腿受了很严重的伤,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而且刚才又在山顶站了很长时间,右腿早就有点麻了,但更重要的是他的灵魂和身体还不是高度契合,他老是忘了自己身体其实受了重伤的事实。

  所以他一步迈出后,右腿一下承受不住整个身躯的重量。

  右腿一软,整个人顿时就不由自主的朝下面滚了下去。

  山坡的坡度又很大,六十多度,要是一直滚到山脚,至少也要被摔个半死,一个不小心甚至可能重演这个世界的陈北冥的悲剧!

  所以,电光火石的瞬间,陈北冥毫不犹豫的伸手就抓。

  只是刹那,他的牙齿就一下咬紧。他抓到了一株带刺的植物,差不多半厘米长的锋利尖刺一下戳进了他的手里,痛得他全身一紧。

  但他依然死死抓着那棵植物不放。

  前世他就是军人出身,这一世他同样是军人,军人的特质已经融进了他的血液。

  所以,既然只有抓住这棵植物才能保住他的性命,那他自然就一定会去做!

  必须怎么做就一定会那样去做,哪怕那样会让你受伤乃至牺牲也绝不犹豫,这就是军人!

  抓住了那棵草,陈北冥终于停住了往下翻滚的趋势。

  叮咚。

  他的脑海里,果子狸的声音响了起来:“陈北冥,干得不错,有个军人的样子了,第一个任务顺利完成,为了对你表示鼓励,特意奖励你一个系统币,加油。”

  一个系统币?

  你。妈,还能更抠门一点吗?

  陈北冥只想骂娘!

  这个果子狸有两大特点:第一,抠门;第二,喜欢放高利贷。

  果然,果子狸的声音继续响起:“陈北冥,你是不是再想想我的那个提议。

  你看你现在的身体,不要说当兵了,就是正常的行走都非常困难,而且你每天还要忍受病痛的折磨,多可怜啊!

  但你只要向我借一千个系统币,然后你就能从系统商城买到一种神奇的药物了,吃了那种药后你的腿伤马上就能好,你又能活蹦乱跳了。

  我知道你现在没钱,总共才一个系统币,但没事啊,你可以先跟我借嘛,等你完成了任务,再用系统的奖励来偿还就可以了!”

  果子狸还在嘀嘀咕咕的游说,但陈北冥懒得再听,意念一动,刹那,脑海中,一支大手从天而降,一下就把正在叽叽歪歪的果子狸一把抓了起来,塞进了黑狱。

  这个脑海黑狱是陈北冥这几天琢磨出来的,他只要不想看到果子狸、不想被她干扰,只要意念一动,脑海里就能形成一个完全把果子狸隔绝的黑狱,然后再用意念化成大手,就能一把就把果子狸关押起来。

  “喂,陈北冥,有话好好说,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啊——”

  一声惨叫在脑海里回荡,但很快消失。

  “想跟我放高利贷,你倒是想得美!”陈北冥哼了一声,慢慢站起,小心朝山下走去。

  果子狸表面看起来好心好意,还借钱给你,对用途也不做限制,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你想什么时候还就可以什么时候还,实在还不上了,还可以续期,好像真的是一副菩萨心肠,但其实,这家伙黑心得很,她放的是高利贷,百分之十的月利息——现在的银行规定,月利息超过百分之二就是非法高利贷,就不受法律保护了,可是果子狸竟然开口向陈北冥要百分之十的利息!

  还是利滚利。

  黑-社会都没这么狠的!

  PS: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

  第2章 我要当文艺兵

  2

  晚上八点,陈北冥回到了他在首都郊区租住的小区。

  他先去诊所里处理了一下受伤的左手,然后才回家。

  他现在其实还在军区医院住院,还在恢复治疗。

  只不过他实在不想再呆在那种消毒水味道弥漫的医院里了,好说歹说,医生才允许他在家疗养,但必须每三天回去做一个检查,做一次系统性康复治疗。

  “文艺兵?文艺兵?我要怎么样才能成为一名文艺兵呢?”

  这一路上陈北冥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但想要成为文艺兵可不容易,他又没背景,也没什么人脉,只能自己一步一步打拼。

  “算了,还是不想那么多了,还是先按照系统的要求,先创作一部小说吧!”

  陈北冥一边上楼一边默默在心中思索。

  系统给他下达了三个任务,必须在在下个月的月底前完成:第一个,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这个任务刚才已经完成了;第二,创作一部自己的作品并且成功推介给编辑;第三,成为一名文艺兵。

  第二个和第三个任务是环环相扣的,只有用作品证明了自己,才有可能成为一名文艺兵。

  “去什么刊物上发表作品呢?又发表什么作品?《士兵突击》?《亮剑》?还是《潜伏》?”

  陈北冥一边上楼一边思考。

  还没到他租住的房子呢,就听两个熟悉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

  “这家伙到底哪儿去了?他不会想不开吧?”

  “不行,不能再等了,必须报警!我担心这家伙想不开。”

  两个浑厚的嗓音从上面传了下来。

  陈北冥一听,喜出望外。

  那是特种部队的两个战友来看他了——融合了那个灵魂后,陈北冥继承了对方的感情和记忆。

  “李秋林,王猛,你们来了!”陈北冥激动的喊了一声,然后小跑上去,可惜才跑了两步,右腿上一股剧痛传来,疼得他冷汗都出来了,一个趔趄,又差点摔倒。

  “小山,你没事吧?”两个战友匆匆跑了下来,一下把他拽住。

  小山是陈北冥的小名,也是他在利剑突击队的代号。

  陈北冥扶着栏杆,慢慢站了起来:“没事。”

  但李秋林和王猛都是火眼金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只是谁也不愿意再揭他的伤心往事,都没再说话。

  “把钥匙给我。”李秋林伸手,接过钥匙,小跑上去开门。

  王猛没说话,只是伸手扶住陈北冥。

  “你们怎么来了?不训练了吗?”回到家里,陈北冥坐在沙发上,笑着和两个兄弟闲聊。

  “我们今天恰好路过这里,就来看看你。”王猛简单说了一句,他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

  陈北冥笑笑,大家的心意他其实明白,于是他也岔开话题道:“哦,对了,我以后的出路我已经想好了,我想当文艺兵,当作家,所以我打算写一部小说,你们两个见识要比我广,快帮我想想,我去哪儿发表我的小说比较好。”

  写小说?

  一听这三个字,李秋林和王猛都是一惊。

  “小山还会写小说?”王猛看向李秋林,用眼神询问。

  李秋林耸了耸肩:“我不知道啊,没听说过。”

  两个人一脸懵。逼。

  他们两个和陈北冥都非常熟悉,算是生死兄弟,所以乍一听到这个事情,都吓得不轻。

  “小山这一次肯定是受到严重打击了,不然怎么会产生写小说这种想法呢?他以前好像说过,他高考失利就是因为作文写得不好啊!”

  不过两个人都按兵不动,只是默默把这件事记在心里。

  李秋林最先反应了过来,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似的,笑了笑,问道:“小山,那你想写什么类型的小说,武侠?神话?还是爱情小说?”

  “军事题材的。”陈北冥回答。

  “军事题材?”李秋林愣了愣,和王猛对望了一眼。

  怎么样,我没猜错吧,小山的精神真的是有问题了!李秋林用眼神道。

  现在先别管他有没有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帮他完成心愿,不要再让他受到刺激了!王猛用眼神暗示。

  王猛的眼神李秋林看懂了,于是他道:“小山,那这样吧,我帮你问问。”

  他站起来,走进卧室,关上门,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他笑着拉开门走了出来:“问到了,如果是军事小说的话,《十月》不错。这本期刊喜欢发表军事题材的小说。

  哦,对了,我刚才还打听到了一个事,明天下午三点左右,《十月》的责任编辑马有为老师将在西湖公园举办一个写作沙龙,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一呢,可以听听人家的经验,第二可以就着这个机会让马有为老师帮你看看你写的小说,要是他觉得可以,他就会直接帮你推荐到《十月》杂志上发表。”

  李秋林云淡风轻的说道。

  陈北冥一听,眼睛一下亮了起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一个好哥们,叫李玉林,他本来明天也要去的,但因为突然有事,去不了,你明天去的时候就说是李玉林叫你来的就可以了,他会和马有为打招呼的。”李秋林笑着道。

  陈北冥的心中终于是激动了起来。

  看来第二个任务指日可待了!

  李秋林和王猛并没有坐太长时间,他们还有事情,九点他们就离开了。

  送走了战友,陈北冥立即来到书桌前坐下,拿出纸和笔开始创作。

  这个世界已经有电脑和手机等高科技产品了,只是还比较落后,功能不强不说,价格还高得离谱,平民百姓是根本用不起的,所以陈北冥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

  他已经想好了,他的第一部作品写《亮剑》。

  《亮剑》是都梁的代表作,一经问世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尤其是电视剧,更是红遍了大江南北。

  这个作品就足以让他名利双收了。

  陈北冥的目标是成为文艺兵,所以他必须有一部质量和风格都相当不错的作品为自己背书,这本《亮剑》无疑最为合适。

  不过陈北冥并不打算一字不漏的照抄,他的想法是,在保持原着的风格和剧情完全不变的情况下,用自己的语言重新撰写。

  闭目思考了几分钟,陈北冥开始写作:

  “李家坡战斗开始前,李云龙正在水腰子兵工厂和后勤部长张万和软磨硬泡。

  部长,再给两箱呸。李云龙拦住张万和。

  张万和早就不耐烦了,他把眼睛一瞪,李云龙,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他。妈拦着老子婆婆妈妈叽叽歪歪两个小时了吧,你烦不烦啊?

  李云龙嘻嘻一笑,部长,不是我李云龙不讲道理,是你也太抠门了,你看看,我们那么大一个部队你就给这么几箱手榴弹,你这不是打发叫花子吗!”

  陈北冥并没有完全按照都梁的原作照搬,而是按照自己的理解、自己的风格重新诠释这部着作。

  所以他的创作速度快不起来,一个小时也就一千多字。

  这一天晚上他一直奋战到了凌晨两点,第二天又早早的起来笔耕不辍,所以到了中午时分,八千字的稿件终于被他成功用瘦金体规规整整的誊写在了稿纸里。

  他拿起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妥了。”

  ------------

  第3章 千万不要拿出你的作品

  3

  一点三十,陈北冥背着包朝西湖公园走去。

  他住的地方距离西湖公园两公里左右的距离,坐公交车的话很快就到了,不过陈北冥打算走着去,一是锻炼一下右腿——医生说他现在要加强锻炼,但强度不能太大;第二,他想切身感受一下这个时代,这个国家,虽然他的脑海里满满都是记忆,但记忆跟真真切切的所见所闻还是不一样的,更何况以前的那个陈北冥其实是个宅男,并不怎么了解外面的世界,既然以后要在这儿当文艺兵,那自然要对这个世界有所感受和了解,不然怎么创作?

  两点三十,他准时来到西湖公园,然后按图索骥找到李秋林说的那个地方。

  那里是一个茶楼,不过此刻,茶楼的门却关着。

  “不会是走错了吧?”陈北冥有些拿不准。

  左右看了看,发现旁边有两男一女站在附近,于是他走过去问道:“你好,打扰一下,请问今天下午三点,马有为老师的写作沙龙是不是在这个茶楼举行?”

  那三个人上下把陈北冥打量了一眼,其中的女子点头道:“是的,你也是来参加马老师的写作沙龙?”

  “嗯。”陈北冥点了点头。

  一听陈北冥也是搞写作的,那两个男子一下就来了兴致。两个人先自我介绍道:“我们三个都是来参加马老师的写作沙龙的,我叫李贺,他叫王青,她叫夏琴,没有特别的笔名,你怎么称呼?”

  “我叫陈北冥,笔名小山。很高兴认识你们。”陈北冥连忙和三个人握手。

  陈北冥决定以后就用小山作为自己的笔名。因为这个名字是他在地球上的小名,同时也是死掉的那个家伙的小名,很有意义。

  那两个男子的年龄看起来都差不多接近三十岁了,那个女的要年轻一些,但也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

  相比较起来,陈北冥就要小很多了,他现在才二十岁多一点,而且人也长得白白净净的,看起来才十八岁左右的样子。

  “小山是第一次来参加马老师的沙龙吧?”那个名字叫做夏琴的女生主动和陈北冥聊了起来:“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是的。李玉林老师介绍我来的。”陈北冥点头。

  “哦……那你是写什么小说的?看你样子应该是武侠吧?跟李玉林一样。”王青淡淡问道。

  三个人中,李贺外向开朗,王青高冷孤高,夏琴则活泼热情。

  听到对方询问,陈北冥笑着回答:“我主要写军旅小说。”

  “军旅小说?”夏琴很是惊讶:“你当过兵吗?没当过兵可写不好军旅小说?”

  王青瞥了夏琴一眼:“你什么眼神哪……你看看人家小山,才十八岁吧,这么细皮嫩肉的,怎么可能当过兵?”

  “哦!”夏琴愣了愣,然后上下看了陈北冥一眼:“还真是的。”

  陈北冥本想为自己辩解一句,但插不上嘴,想想也就算了。

  陈北冥这个人的确有点儿古怪,虽然当了两年多的兵了,可是并不像其他战士一样被晒得黝黑发亮,一直都是细皮嫩肉的。

  他的灵魂穿越过来后,这种现象越发严重了,所以此刻的他从皮肤上看,根本就不像是军人,当然,从气质和一言一行来看,只要是当过兵的,一下就能感受到那种熟悉的味道。

  夏琴似乎觉得陈北冥有些尴尬,主动化解道:“你写军旅小说的话倒是来对地方了,马老师最喜欢的就是军旅小说了,你可能还不知道,他也是军人出身。”

  “真的?”陈北冥眼睛一亮。

  要是马有为真的是军人出身,那《亮剑》这部小说打动他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越是军人就越会喜欢《亮剑》里透着的那股子味道!

  但王青却给陈北冥当头一瓢冷水:“小山,你可别听肖琴的,我倒觉得你反而要小心,一个不好就会被马老师骂一个狗血喷头,我甚至建议你今天最好不要拿出你的军旅小说给他点评?”

  为什么?

  李贺和肖琴都很奇怪。

  “马老师是军人出身,这不假,马老师很喜欢军旅小说,这也是真的,但也正因为如此,马老师对军旅小说的要求才更为苛刻,你们想想,这么多年了,马老师审阅过的军旅小说就算不上一百也有五六十了吧,他看上过一部吗?”

  肖琴和李贺一起摇头。

  “所以,马老师对军旅小说的要求可不是一般的高。”王青淡淡笑了笑,然后看向陈北冥:“所以小山,我劝你一会儿最好不要拿出你的作品,今天可是你第一次在马老师面前亮相,第一印象可是很重要的。”

  肖琴多问了一句:“小山,你今天带的作品是你的第几部作品?”

  “第一部。”陈北冥回答。

  第一部?

  三个人都吃了一惊。

  片刻,王青的脸一下严肃了起来:“小山,那你必须听我的,一会儿千万不可以拿出来,听到了吗?”

  “对,千万不能拿出来,不然马老师对你的第一印象就会相当糟糕,那你以后……可就麻烦了。”李贺也郑重叮嘱。

  肖琴有些不忍,但最后还是不得不点头:“小山,听大家的,真的,这只会对你有好处。我们以前有一个朋友,她就是硬要把自己写的所谓军旅小说拿给马老师点评,没想最后弄得自己没办法在这个圈子立足。”

  大家正叽叽喳喳的说着话,不远处,五个人有说有笑走来。

  “哟,王青,你们怎么这么早?”为首的男子远远的就笑着打招呼。

  大家顿时又是一阵寒暄。

  最后,名字叫做杨平的男子看向陈北冥,然后扭头问王青:“这是你们带来的朋友?”

  “没有。”王青摇头:“我们也是刚刚才认识的,不过他也是来参加马老师的写作沙龙的,哦,对了,他叫陈北冥,笔名小山。”

  “小山,你好。”杨平大方的伸出手。

  “杨老师,你好。”陈北冥也连忙伸出手。

  之后,杨平一一把后面的人介绍给陈北冥。

  寒暄了几句,杨平问道:“刚才你们聊得很热闹啊,在说什么呢,是不是又有什么新作品了?有的话赶紧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听了杨平的问题,王青摇了摇头:“我们哪儿有什么新作品啊,要是有新作品,早就去参加《十月》征文去了!”

  “那你们在干什么?”杨平奇怪的问。

  “也没什么,我们叫小山不要把他的作品拿给马老师点评。”王青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