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j19721027 发表于 2018-01-25


【资源名称】【重生之平民狂少】【全本】【作者:沧海有龙】
【资源大小】4.2M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 yunfile 盘    DuFile网盘      
【下载地址】
    yunfile 盘:/goukanla.com/url/e5a48240f912158d
    DuFile网盘:/goukanla.com/url/742e1e5b287a760a
yunfile 盘不能下载问题:将网址中gmpan.com替换为以下五个地址1. filemarkets.com  2. 5xpan.com  3. yfdisk.com   4. needisk.com  5. skpan.com
【内容简介】
  界域强者重生于都市,与人斗,装逼得乐,与天斗,更是其乐无穷。你今生就是我的。什么?得三年后才能跟女神在一起?放心,我懂修炼,懂医术,会赚钱,身家亿万不是事儿,因为我是最牛的平民狂少。

  华夏天卫省,卢汉市,RY县县医院某病房。

  齐震睁开眼睛时,就好像被一群蚂蚁噬咬一般,全身没有不疼的地方,尤其是头部,一蹦一蹦的,疼得令人眩晕。

  滋!

  齐震疼得咬牙切齿并深吸一口凉气。

  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在哪里?

  还没等齐震反应过来,就像是从天而降一般突然,比身体上的疼痛还要剧烈不知多少倍剧痛,潮水一般涌了上来,淹没了原本身体上的疼痛。

  不好,这一世的自己是一个孱弱的凡人,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承受不住元神的冲击。

  齐震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几乎要被撕成碎片。

  如果这就是炼狱的感受,齐震敢发誓,此时只有死去才是最幸福的。

  好在正在和齐震融合的元神及时自我封印,停止融合,这种疼痛才迅速退去。

  等到疼痛完全消失、脑海恢复清明时,齐震重新睁开的眼睛里,放射出从来没有过的光华。

  我真的重生了吗?

  齐震感觉到左手多出一样东西,抬起左手看到一枚黑色指环凭空出现在无名指上,才将脑海中的的问号改为感叹号。

  齐震不仅仅确定自己重生了,而且头脑中还继承了上一世的修炼传承和关于祖炎界域的记忆。

  不过齐震这次重生,不同于对陌生人夺舍,而是回到他自己十八岁之前的身上。

  齐震原本是一名平凡的高中生,在过十八周岁生日的前一天被害,重生到一位名叫练白的少年修士身上。

  练白所在的世界,名叫祖炎界域,是一方神奇宇宙,分裂成许多叫“界”的位面,传说有三千界,每一界都有大量的修炼者存在。

  齐震成了练白的之后,由少年修士逐步成长为祖炎界域每隔万年才出现一个的炼神九境强者,这个过程跨越了上千年,却在最后一次渡劫中不幸陨落,仅剩一丝残存元神再回到这一世。

  齐震快速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自己现在是在病房内里,四人标准间,此时病房内只有他自己,其余三张病床都空着。

  这个世界的鲜活气息,顺着齐震的五官六识如潮水一般涌了进来,掺杂在其中的,却是争吵声。

  融合了一部分元神的齐震,耳力一下提高了许多,即使病房门紧闭,也听得极为清楚。

  “啧啧,齐妹妹,你生气的样子可真好看!”

  这个很贱的声音……是肖子继!

  “滚,肖子继,我哥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就是豁出家破人亡,也要跟你拼了!”

  这是妹妹齐媱!

  “哎哟,这么暴力,不过我喜欢,拼吧,一路跟我拼到床上……你生气的样子虽然好看,不过女生总生气老得快,就不漂亮了,赶紧笑一个,哥喜欢看你笑,你让哥高兴了,保证今晚一夜一次,一次一夜……”

  “流氓!滚滚滚……”

  齐媱即使咆哮,声音还是一如冰晶玉脆。

  “别不识抬举,想跟我们老大相好的美女早就排成了一大队,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识相的赶紧跟我们老大走,要不然我们把你哥从病床上拽起来再打一顿你信不信!”

  一个破锣一般的嗓音打断了齐媱的咆哮,齐震也认识,是肖子继的狗腿一号,莫虎。

  齐震的眼中和脸上,渐渐地透出几分杀意,。

  “美女,陪我们老大玩玩儿,又不会掉块肉,说不定老大一高兴,还能资助你哥一点儿,省得整天在食堂吃咸菜啃馒头,真要是让我们老大爱上了你,成了我们的嫂子,名牌的衣服和包包少不了你的,还用得着苦哈哈地读书吗,兴许还能把你家的债务给免了呢。”

  另外一个嘻嘻哈哈的声音立即接上,名叫黄二兹,肖子继的狗腿二号。

  “小媱,人家肖哥在咱们学校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你多少给个面子,漂亮女生不止你一个,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接着开口的是一个女生,听语气有些酸溜溜的,就差直接说出“我吃醋”,齐震还没来得及确认是谁,齐媱开口打断这个声音。

  “王娜娜,亏得我一直拿你当最好的同学和朋友,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从今往后我没你这个朋友。”

  “切,我有我肖哥,就好像多愿意跟你做朋友似的,穷酸,装清高!”

  原来是王娜娜这贱人。

  齐震作为重生者,不但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送进医院,而且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能够先知先觉。

  这个王娜娜,今天晚间一放学就诓骗齐媱说齐震跟几个同学在“夜温柔”唱歌,喝醉了酒,需要家人前来接回去。

  “夜温柔”是开在县高中附近的一家歌舞厅,主要主要的顾客是县高中的学生还有附近一带的小混混。

  可怜的齐媱,压根想不到会被平日非常要好的朋友出卖,走入别人设好的局里,担心哥哥齐震的安全,急急忙忙赶到“夜温柔”,这一路上还埋怨自己的哥哥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家里都块揭不开锅了,不好好读书还不说,还跑到那种地方鬼混。

  齐媱也是关心则乱,齐震怎么可能去“夜温柔”那种地方!等齐媱发现不对时,想脱身已经晚了,被肖子继强行拉到一处包间,动手动脚,强行灌酒,其余几个狗腿子包括王娜娜负责守门。

  亏得江左和刘仁,这两位跟齐震平日里最要好的同学,发现齐媱跟着王娜娜急匆匆走出校门,神色异常,江左负责跟踪,刘仁负责通知齐震,等江左跟踪到了“夜温柔”附近,立刻打电话告知刘仁带着齐震火速赶到。

  齐震为了保护妹妹,抓起一个酒瓶子要和肖子继拼命,肖子继可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聚集了一帮混子学生和社会上的小混混,齐震就算是红了眼,也不可能是一帮人的对手,被群殴打瘫在地后,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可肖子继不让这帮流氓停手,眼看着齐震失去了知觉,齐媱情急之下抓起一个啤酒瓶,往墙上砸掉半截,用剩余的半截抵住自己的颈动脉部位,威胁肖子继一帮人,如果再不住手,她就死在这帮人面前。

  肖子继等人尽管无法无天,但也不敢闹出人命,何况肖子继一直垂涎齐媱,舍不得她破了相,这才住手,齐媱继续用半截破酒瓶子顶着自己的喉部,逼着肖子继带人把齐震送入医院……

  “肖子继你干什么!”

  门外传进来齐媱的惊叫声,打断了齐震对自己被送入医院前因的回顾。

  “哼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本来今天心情不错,让你陪我喝酒,谁想到你哥他这么不开眼,未经许可闯进包间,胆肥了还敢打我,拳脚无眼,只能怪他自己没眼力,人我给你送进医院了,医药费也付了,算扯平了吧;现在该解决你我之间的事情了,两个选择,要么今晚陪我喝酒,要么我们接着打你哥一顿,不就是医药费吗,我们赔得起,我必须让所有的人知道,没人敢落我肖子继的面子!”

  肖子继那嚣张的声音,逐字逐句地不停地拨弄着齐震的那根叫做“愤怒”的神经。

  “你们这群混蛋……哎别碰我,啊……”

  紧接着就是一阵混乱的声音。

  “肖子继,你这么无法无天,就不怕报应吗!”

  这个声音……

  齐震心里一阵激动,暂时忘记了愤怒。

  甜糯、清冷。

  虽然话不多,也不像齐媱那般激烈,但任谁都能听出在清冷的掩盖下,是引而不发的怒火。

  作为曾在另外一个世界跨越了上千年的老怪物,在悠长的岁月里,齐震对这个声音仍感觉历久弥新。

  谢雅姝,我回来了,第一世和你相遇,我只能默默地看着你,这一世,任何障碍都不能阻止我拥有你!

  “谢大美女,这事跟你没关系,等改天的,我专门向你赔不是。”

  肖子继的声音,使齐震迅速冷静下来。

  接下来的事情,齐震按照对前一世经历的回忆,此时的他应该躺在病床上,处于半昏迷状态,医生诊断为全身软组织挫伤、、三根肋骨骨折、脑震荡后遗症,还有右腿胫骨骨裂。

  后来听妹妹说,父亲闻讯赶到,眼见儿子被打成这个样子,女儿几乎要被凌辱,这位中年汉子却只能忍,甚至下跪请求肖子继放过他们齐家一马。

  后来……

  这些不堪回首的前一世经历,齐震不愿再回忆下去,每回想一次都是酷刑,曾经在祖炎界域无比强大的他,也无法释怀,以至于执念成魔。

  齐震发出一声低沉的冷哼。

  既然回到这一世,我不再是那个面对厄运无能为力的齐震,前一世使自己家破人亡的肖家,将是我一切重新开始的祭旗之物!

  就在齐震思索的片刻之间,已经融合了一部分来自祖炎界域的残存元神,神化气,气化精,滋养了身体经脉,全身的外伤已经好了大半,从病床坐起来,拔掉右手背上的点滴针头,轻轻一跨步就到了房间门前,再一挥手将门扫开。

  砰。

  “住手!”

  第二章 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求收藏,求推荐)

  门响,低吼。

  太过于突然,人们的表情瞬间定格。

  这一情景大有英雄一出,舍我其谁的感觉。

  紧接着人们的表情方才丰富起来,但都和被震慑无关。

  因为现在的齐震,就是一副“被震慑”的模样。

  他的头左半边因为被啤酒瓶扎破,医生剃光伤口周围一小片头皮,便于缝合,就成了这种怪模怪样的阴阳头。

  整个头部戴着包扎头部外伤用的软头套,用来固定盖住头部左半边的医用纱布,透出殷红的血。

  眼眶上、脸颊上、鼻梁上交织着干涸发黑的血污、少量泥土和狰狞的青肿,特别是左侧的眼睛被青肿挤得只剩下一条缝隙。

  宽松的运动服毫无生气地耷拉在身上,脏得就像是被人丢弃在地、再用脚踏上去来回搓动几下的口香糖似的,在上衣左侧胸口部位,印有“RY县高中”的字样,标志着他现在的身份职业。

  双肘、双膝还有肩峰部位都撕得破破烂烂,露出里面的衬衣。

  全身上下,遗留着大片大片的血渍,甚至连那双脚上穿着的破旧的、仿阿迪达斯运动鞋也未能幸免。

  当齐震一眼看到留着短黄毛的莫虎和留着长黄毛的黄二兹分别拉着妹妹齐媱的双手时,目光中多出一丝冷意。

  “放开你们的脏手!”

  莫虎和黄二兹抬头看向齐震时,撞上齐震那冰冷目光,明显感觉到一股杀气,同时心中一凛,正拉扯齐媱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

  他们不明白,仅仅一个小时前,齐震还被他们打得跟狗似的,怎么现在一个眼神就产生了如此之强的压迫力,让他们心生恐惧。

  “哥,你伤的这么重,怎么可以下床呢,赶快回去躺下。”

  齐瑶脱身后,几步小跑到齐震面前,想摸一下,却不知往哪下手,就像是看到最珍爱的东西被毁坏一般,眼中全是心疼。

  “齐震,你怎么下地了,还疼不?”

  齐震将目光投向说话的这位,留着四六开分头、有些胖胖的,是江左。

  “废话,要换成你被打成这个样子,看你疼不疼。”

  接过江左的话的,是刘仁,人长得瘦不拉几,两只小眼珠提溜乱转,一看到他,就会令人想起一个成语——胆小如鼠。

  齐震感激地看了这两位最要好的同学一眼,要不是他俩,齐媱必定遭到凌辱,接着眼中冷光一闪,看了一眼肖子继。

  “肖子继,刚才我听你说,没人敢落了你的面子,还只给我妹妹两个选择?那我告诉你,我齐震就敢落了你的面子,而且我也只给你两个选择,一,当着大伙的面,向我和我妹妹下跪认错。二,你们自己动手打自己一顿,以示惩戒!”

  寂静。

  众人陷入了数秒钟的呆滞之中。

  经过极短的、令人感到窒息寂静之后,笑声就像是放鞭炮似的爆发出来。

  肖子继和莫虎、黄二兹还有王娜娜一边像是看傻子似的看着齐震,一边大笑不已。

  这小子有病吧?

  要不就是这小子疯了?

  肖子继甚至笑得捂着肚子蹲下身去。

  向齐震和齐媱下跪?或者我们自己打自己以示惩戒?

  “刚才你听到这****说什么了吗?”

  笑了一阵,肖子继揉揉笑疼了的肚子,看向左侧的莫虎。

  “这****要我们向他下跪道歉!”

  莫虎也笑出了眼泪,一边擦着一边说道。

  “你呢?”

  肖子继问黄二兹。

  “我听到这****说要咱们自己打自己。”

  黄二兹说话时,三个人的脸上渐渐涌上一阵狠戾,开什么玩笑呢,跟谁开玩笑呢,都被打成这熊样了,还特么的敢放狠话。

  “齐震,老子现在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们下跪道歉,怎么把我们变成你现在这副样子,要是办不到,老子一定要打你屎来,再让你吃喽!”

  肖子继完全收敛了笑容,眼中冒出怒火。

  “哥……”

  别看齐媱敢于跟肖子继他们抗争,可是眼看着哥哥又要吃大亏,真的害怕了,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冲着哥哥不住地摇头,示意他不要再糊涂下去,像肖子继这种仗着地头蛇父亲横行霸道的二世祖,真不是齐家这种小老百姓能惹得起的。

  “齐震,你回病房躺着吧,把这件事交给我好吗?”

  谢雅姝看向齐震时,本来是带着几分愧意的,肖子继如此无法无天,自己想阻止却无能为力,可是她和齐震对视的刹那,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那是怎样的眼神啊。

  从这一双眼中透出的眼神,竟然饱含着洞穿世事的沧桑,完全不像一个还没过十八岁生日的少年人。

  这还是齐震吗?

  谢雅姝不知道的是,齐震看到谢雅姝时,也是一失神,但刹那间明白自己这是在这一世,眼前这位美女是谢雅姝,不是祖炎界域乙木界的女修士青螟女。

  只是她俩之间长得太过于酷似了,要不是因为这个,自己也不能在渡劫失败的最后关头,被青螟女一记虹螟剑罡伤了本已虚弱不堪的元神……

  齐震只是走了一下神,便从祖炎界域的往事中摆脱出来,投入到这一世自己这个角色上。

  “班长,我一个大男人,躲在女人背后算怎么回事?而且刚才我在病房里也听出来了,肖混蛋表面上敬着你,其实根本不怕你,放心,这事我自己能解决。”

  齐震的话令谢雅姝俏脸一红。

  我知道肖子继不怕我,可你也不用说得这么直白吧。

  这边肖子继可不干了,一指齐震的鼻子,“你******叫我什么?”

  “难道你不叫肖混蛋?哦,你看我这……也怪你们打得这么狠,脑子都坏了,你叫……削自己对吧?”

  齐震摸着受伤的脑袋,似乎使劲地想,突然恍然大悟一般看着肖子继。

  削自己?

  人们都听清楚了,齐震这是拿肖子继的名字谐音调侃,要不是眼前的事情太过于压抑,除了肖子继,人们都想笑。

  即使没笑出声来,齐媱、谢雅姝还有刘仁、江左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笑意。

  敢当面拿肖子继的名字促狭,齐震恐怕是第一个吧。

  站在齐震这边的几个人因为齐震的调侃,都轻松了不少,这边肖子继可是按捺不住了。

  “我艹你妈的,你活腻歪了……”

  肖子继指着齐震的鼻子,并朝齐震走近,莫虎还有黄二兹也从两旁包抄过来。

  齐震的双眸一凝,聚成一丝杀气。

  父母是他的逆鳞之一,在祖炎界域的他,父母和妹妹成了他内心深处最难抹平的遗憾,心魔由此而生。

  现在肖子继差点凌辱妹妹在先,骂自己父母在后,齐震当然要好好给他一个教训,尽管重生后,逃出一丝生天的元神很虚弱。

  “你们还想干啥!”

  “卧槽你们太欺负人了!”

  江左和刘仁赶紧站出来,齐震被打的时候,他们拦不住,也不敢出手,眼睁睁看着齐震被打了个半死,心里有愧,现在一见齐震又要有麻烦,无暇顾忌,帮齐震拦住莫虎和黄二兹。

  齐震因为和重生的元神融合,伤势好了大半,尽管自身的实力今非昔比,不过痛揍肖子继一顿对于他来说,算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但齐震清楚,肖家在RY县是地头蛇,此时如果打了肖子继一顿,痛快是痛快了,往后肯定会面临着肖家无穷无尽的报复,自己的实力尚且弱小,只怕仍保护不了家人。

  因此齐震决定,在自己的实力还没恢复到可以藐视这个世界一切的时候,绝不贸然行事。

  虽然不能贸然行事,但不留痕迹地教训一下肖子继还是可以的。

  “你恨不能整死我是不是,来来来,过来打我啊,刚才我还听你说,不就是医药费吗,赔得起!”

  齐震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众人不由而一愣。

  难道说齐震真的被打傻了?

  肖子继被气乐了。

  “这么贱的要求,我要是不满足一下,岂不是对不起你吗。”

  等到肖子继冲过去准备抓住齐震的衣服时,齐震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玄妙的波动。

  肖子继的指尖甚至摸到了齐震的衣服,突然动作一停,神情呆滞起来。

  呆滞的肖子继双腿一软,膝盖砸在水泥地面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紧接着保持跪姿,双手左右开弓,啪啪啪地掴自己的耳光,口中还念念有词。

  “是我不对……”

  啪。

  “我不该欺负齐媱……”

  啪。

  “我不该殴打齐震……”

  啪。

  “我该死……”

  啪。

  “我是畜生……”

  啪。

  “我是流氓……”

  ……

  肖子继每说一句,耳光随即跟上,竟然还有几分节奏感。甚至一下比一下狠,那“pia-pia-pia”的响声,光听着都让人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第三章 倒戈内讧

  莫虎、黄二兹刚准备痛揍江左和刘仁,事情突然反转,莫虎和黄二兹丢下江左和刘仁,一起逼近齐震。

  “你对我们老大做了什么?”

  “对,你到底对我们老大做了什么?”

  莫虎和黄二兹虽然都是不学无术的混混,但不傻,都清楚肖子继是和齐震接触之后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你们想知道吗?可惜我不想告诉你,不服都过来打我啊!”

  齐震故意摆出一副欠揍的样子,冲着莫虎和黄二兹勾勾手指头。

  莫虎身高有一米八,体重超过了一百六十斤,黄二兹多少也带一些健身房体型,齐震身高大约一米七五,看那单薄的身材,只怕不超过一百二十斤。

  从外型上看,两边高低立判,齐震是绝占不到半点便宜的。

  “我靠的……”

  莫虎率先冲过去,朝齐震的太阳穴抡一巴掌,然而下一刻莫虎愣了。

  齐震的躲闪速度竟快得出人意料,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动作!

  黄二兹也看出齐震的反应速度变快了,而且还是在受伤的情况下,心里好生纳闷,难道他被我们打伤后,打通了任督二脉?

  黄二兹胡思乱想着,脚下也有了动作,快速移动脚步,靠近齐震,起腿狠狠地发起一记正蹬。

  因为黄二兹天生体格强壮,被肖子继看重,慷慨解囊支付学费,把黄二兹送进武校学习了一段时间散打,有了一定武术基础之后的黄二兹成了肖子继的“首席打手”。

  黄二兹的这一记正蹬脚,做到了“快、准、狠”的技术要求。

  然而在齐震眼中,就像是三岁小儿的动作一样,即慢又飘,仅仅侧向移动了一小步,让黄二兹的脚贴着自己的衣服而过。

  莫虎和黄二兹都一击不中,跟齐震同时拉近了距离,齐震的眼中再次闪过一丝玄妙的波动。

  这个过程说时迟那时快,齐媱、谢雅姝、刘仁、江左四个人刚刚反应过来时,莫虎和黄二兹的攻击已经被齐震化解。

  下一刻,在肖子继面前,明明比狗腿还要狗腿的莫虎和黄二兹,不知为什么,突然发了疯似的一起打肖子继。

  肖子继一下清醒过来,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面对这两个狗腿子突然倒戈,叫到:“你们俩在干什么,是我,是我……啊!”

  在结结实实地挨了几下后,肖子继被打出了真火,也发了疯似的还击。

  三个人打做一团,王八拳、薅头发、黑虎掏心、断子绝孙脚……相互之间当成仇人一般,丝毫不留手,叫骂和呵斥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