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luduo 发表于 2011-08-26


       
  眼罩戴上以后,透过蒙眼布上的众多空洞,我不是完全失去视觉,但是整个世界开始朦胧,尤其是在宾馆幽暗的过道里,面前的小媚只有一个轮廓,她今天穿着高根的靴子,所以比我高很多,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她低头在包里寻找,很快一个漂亮得项圈被拿出来,套在我得脖子上,又使劲拉拉连在上面得皮带,我被她拉的点点头,确认结实了,才拍拍我的脸,说:狗狗,很漂亮,我们进去。

  她按响了房间的门铃。

  很快,门开了一条缝,小媚闪身进入,她牵着皮带,我随后也进去了,眼前光线更暗,我只看见白白的一个人影在小媚面前,显然她是裸体的,要不不会让我感觉这么肉感,一个好听的中年女声:小媚妹妹来了。

  「姐姐好,快叫阿姨,这是我的狗狗。」小媚一拉我的项圈,我自然的跪下,对着这个裸体的影子跪下,磕头说阿姨好。

  我感觉头上被轻拍两下:「好乖的狗狗,小媚妹妹真厉害,还自己饲养狗狗,姐姐就没有你这个能力,天生只有做奴隶的命,好了,不说了,主人要等急了,我赶紧去伺候了。」我面前的白影说着转过身子,不知道是否无意,她趴到地上的时候,丰满的臀部,从我脸上划过,甚至我的鼻尖一湿,显然她下面潮湿一片,我还没反映过来,她已经向屋子里爬去了,一边爬一边还对里面说:主人,贱货回来伺候您了,小媚妹妹来了。」我听到里面一个男人的闷哼。

  小媚这时候也趴了下来,跟着前面的女人向屋里爬去,当然小媚还拉着我的项圈皮带,所以我们三个练成一串向里爬去,还好宾馆的都是地毯,所以膝盖不是太疼,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除了放了一个大沙发以外,还有一个楼梯,说明上面还有一个小阁楼。沙发在落地窗旁边,窗帘落地拉的很严实,一个高大的裸体男人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我看得很模糊,看不清楚他得年纪,甚至看不清楚前面得女人爬到他胯下以后,到底是直接含住他得阴茎还是睾丸,模糊一片,只看见那女人象狗一样,摇摆着大屁股,脑袋在他胯下蠕动。

  小媚也象她一样摇摆着自己得屁股,把头压得很低,磕着头,嘴里说:「主人好,骚逼带着我的狗儿子,来伺候您了。」象事先小媚规定得一样,我翘高屁股,把双手前伸铺再地上,更加谦卑得对他行礼,表示我得地位,比小媚还要低下,他似乎看了看我但是没有说什么。

  一声清脆得耳光,显然在舔他下体得那个女人挨了一耳光。

  「贱货,太贪心了,现在我的小骚逼来了,你还要独占我的两个蛋蛋,左面这个是你的,继续含着,来,骚逼,我左面的蛋给你舔。」那个男人的语气出奇的缓慢平和,似乎是父亲在教导孩子般慈祥,但是所说的话是那么侮辱,仿佛在说赏赐,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那个女女人一声不坑继续舔,小媚又磕头:「谢谢主人赏赐。」在爬到他胯下之前,不忘拍拍我的头说:「妈妈的主人赏赐妈妈舔他的蛋蛋,还不谢谢妈妈的主人。「在我磕头感谢的同时,妈妈已经钻进她主人的胯下,和另一个女人嘴碰着嘴,贪婪的一左一右吮吸她们主人的睾丸去了,我眼前只有两个女人摇尾乞怜的屁股在摇摆着。

  那男人在接受我感激的跪拜的同时,双手抚摸胯下两个女人的头,满意的呻吟,不时拍拍两个女人摇摆的屁股取乐……「儿子,把我裤子脱了,恩,不要,恩,磨了主人的手。」小媚一边含着她主人的睾丸,一边含糊的命令我,命令的时候,还舍不得松口。

  那男人伸手,从背后把食指插入两个女人的阴道,说:「小骚逼,就你这样的烂逼也有自己的狗儿子,就崇拜你下面这个小骚逼吗?你这么骚的逼,给我当尿盆还凑活,现在撅起来,我要在里面撒尿。」小媚转过身,把屁股抬的高高的,另一个女人虔诚的把他的阴茎含住,用舌头扶着,那男人把龟头向下插进里面,很快黄橙橙的尿液便从小媚的逼里开始溢出来,她连忙叫我:「快来喝啊,主人的尿我盛不住了,不要浪费主人的恩赐。」我连忙爬过去,将嘴凑在她的逼上,从阴茎和阴道的夹缝,吮吸出里面的尿液,很快,那男人尿完了,坐回沙发上,自有另一个女人给他舔干净阴茎上的尿液。小媚也换了姿势,对着他跪起来,坐在我脸上,把阴道里的尿液,都倾倒在我嘴里,让我用舌头彻底舔干净里面。

  那男人一边享受中年女人的口舌服务,一边抽跪在面前小媚的耳光,不停骂: 你这个骚逼,不要以为自己也养了狗,就是贵妇了,在我面前,我叫你爬就爬,叫你做狗就是狗,再怎么有人崇拜,你也是一只欠操的母狗,我胯下骚逼而已。」那个中年女人被主人绑上,吊了起来,用鞭子一次次抽打,那女人发出痛苦但是快乐的呻吟,嘴里不时感谢主人。

  小媚请示了主人,牵我进了浴室,开始给我灌肠,我趴在浴缸里,足足灌了5次,把我里面弄的干干净净,这期间,卧室里的鞭打和呻吟,还有主人辱骂的声音不时传进来,当我刚灌好的时候,主人骑着中年女人出现在浴室门口,小媚坐在马桶上,我的肛门上插着扩张器,她正检查我的肛门是不是真正干净了,看见主人,跪了下来迎接。

  原来主人在那中年女人的嘴里射精后,来撒尿的,于是小媚恳求她的主人用尿给我灌最后一次肠,于是那个男人站着,小媚和中年女人各跪一边,从两遍用嘴扶助阴茎,对准我拿扩张器撑开的肛门,汹涌的尿液直接射进去,那男人来了兴致,尿了一半,于是手持阴茎开始在两个女人脸上尿,两个女人张嘴,争抢他的尿液。我的灌肠在混乱中结束了。

  男人坐回了屋子里,两个女人跪在他胯下,一手抚摸一个女人的头,好像摸狗一样,我跪在小媚的屁股后面。

  “我们来一次竞赛,”那个男人说,“我在这里看表,谁能让小媚带来的这条狗先射出来,我就把她带到阁楼里强奸,好了开始。”“姐姐,你先来吧“。小媚对那个中年女人说,转头又对我说,“儿子,要听阿姨的话,阿姨说的,就是妈妈说的,知道吗?”那女人把我横躺抱在怀里,“大儿子,阿姨疼你,来。阿姨给你喂奶,。”她说着,把乳头塞进我嘴里。一手抱着我,一手握住我的阴茎,上下揉搓。

  足足十分中,我还是半软的,于是小媚出马了,她在腰上佩戴了假阳具,姐姐啊,这样不成的,我的贱儿子的小鸡巴是摆设啊,你不能拿他当男人的,贱货就是要操的。“小媚让我趴在那里,先是用手指捅我肛门,润滑后,开始骑在我屁股上,用胯下的假阳具,抽插我,”妈妈要操死你,你这个贱货,妈妈插死你,赶紧射出来,给我主人,你这个贱货。“她一边操我后面一边用手拍打我的屁股。

  小媚把我翻过身,抬高我双腿,一手抓住我的阴茎,粗暴的摞,把阴茎对准我的脸。

  “张大嘴,妈命令你射,快射!射到你的贱嘴里。”在小媚一声呐喊下,我射了,射了自己一嘴一脸。

  “哈哈,贱逼也又发威的时候,看看我怎么收拾你。”男人大笑的站起来,一把抓住小媚的头发,向阁楼拖上去。小媚虽然很痛苦,还不忘吩咐我,让我在楼下听阿姨话。

  小媚被拖上了阁楼,从手掌击打的声音,男人的辱骂里,小媚高叫主人的声音里,可以知道那个男人在粗暴的强奸她。

  那个中年女人坐在那个男人的位置上,听着上面的声音,有些兴奋的抚摸自己的乳房,“跪过来,贱货。”我知道是叫我,小媚吩咐我要听她的,于是跪爬到她脚下。

  “我还不知道男人有你这么下贱的。”那女人说。

  “妈妈,告诉我,我不是男人,我是女人的附属品。”我回答。

  “你妈妈,呵呵,小媚是吧,听你妈妈多下贱,在上面被主人操的象狗一样。”那女人嘲笑。

  “妈妈是我的妈妈,但是在她爱的主人,爱的男人面前,她是女人,她所有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她喜欢做主人的狗,只会让我更尊重她,因为她做了她喜欢的,只要妈妈喜欢,我就觉得幸福。”我回答。

  “呵呵,你还真不是男人,真是贱货,主人才是男人,主人一玩我,我真是兴奋。你连他的鸡巴毛都比不上。”那女人讽刺我。

  “妈妈告诉我了,我和她主人是不能相比的。”“真是贱种,本来我也是主人的贱货,但是看见你这么贱的,我真还真觉得自己比你高贵多了。”“是,你是妈妈的姐姐,我的阿姨,您在我面前是高贵的。”“哈哈,被主人这么玩,也是高贵?你真他妈的贱,你都会怎么贱啊,除了刚才被操屁眼,你还会什么,我这有一泡尿,想赏给你,这可是高贵阿姨的尿啊,哈哈”女人笑了。

  那女人一下拉倒我,压在地上,把她丰满的屁股压在我脸上,我张大了嘴,她的尿疯狂的灌进我的嘴里,和她刚才表现的奴隶的样子完全不同,人就是有两面性,或者因为我输掉了比赛,所以嫉恨在心。

  果然,她变的很粗暴,给我灌了尿以后,又绑上我鞭打我,踩我,和楼上阁楼里的声音呼应,我想上面的声音也刺激了她,最后她才解开我,让我跪在她胯下给我口交,我几乎忘记了时间。

  突然,那女人起来跪在了地上,原来那男人回来了,他坐回了坐位,继续享受那女人给他舔干净下面,拿起一根烟开始抽。

  小媚也回来了,她走到我面前,蹲下来,一手抓住我的头发,猛的和我接吻,我一下有点懵了,妈妈是从来不和我接吻的,很快我明白了,她把自己嘴里的精液哺到我嘴里。

  “快给我主人磕头道谢,主人的精液妈妈赏你了。”随后先是小媚,然后那男人我都去磕头,那男人看也不看我,抖抖手,继续抽烟。

  “对不起,主人,刚才给主人舔肛门,没有让主人满意,我的这个狗儿子很在行舔的,让他试试,可以吗,主人。”小媚跪在男人面前恳求。

  于是,那个中年女人继续用嘴伺候男人的阴茎,小媚负责清理他的睾丸,而我趴在最下面,舔他的肛门。

  “恩,舒服死了,我的两条小母狗舔的舒服,连母狗的儿子舌头也不错,没白养你们。”男人抚摸着胯下的三个脑袋,得意的笑着。

  “我的贱逼,你这儿子,能吃屎吗?”“当然了主人,不会吃屎怎么能做狗呢,他就是我的吃屎狗。”小媚在他胯下回答。

  “好的,今天你们表现的不错,今天赏给你们吃的。”男人劈着双腿站在那里,很快他的大便就充满了我的嘴,我的食管,我的胃,前面含着阴茎的女人更早的吞下了他的尿,小媚没有得到,只得用手牢牢把我的脸推进男人的屁股蛋子,不停在耳边命令我吃下大便,告诉我,她都羡慕我有机会吃她主人大便。

  “小贱逼是不是觉得没有赏赐啊,来,赏你做厕纸啊。”男人便后抓住了小媚的头发,塞进胯下,最后用我们三个人的头发擦干净阴茎和肛门……